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网红-我要做网红--黄珏】(01)【作者:乱云灬飞渡】
【网红-我要做网红--黄珏】(01)【作者:乱云灬飞渡】
字数:11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黄珏,是一名公务员,面容很漂亮,身材纤细高挑,好多人说我像angelababy,在NJ市某区城乡建设管理局上班,从小我就养尊处优,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幸福的,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或许是N个深夜的洗礼,或许是经历了7年之痒,让我发现我内心深处的一种渴望,起初当这种渴望处于萌芽时我只是感到新奇、感到刺激。随着渴望的加深,我深陷其中、乐于其中、醉于其中,让我心跳,让我惊悸,让我沉沦。

  而我无比喜欢这种心跳,喜欢这种惊悸,既然喜欢,那就让我沉沦吧。我会把我的故事写下来,分享给大家。下面的故事,一些是我亲身经历,一些则是我的臆想。不管是亲身经历,还是我的臆想,我只想告诉大家:我是贵人,却渴望被下人戏谑。

                黄珏

             第一章夏日里的工地

  NJ的夏季炎热无比,此时,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黄珏啊,等会跟我一起去趟新城家园工地,你通知下他们项目部。新城家园是我负责对接的工地,现在开始搭建外墙脚手架了。不一会儿,主任和司机出来了,在门口向我招了招手,我放下手中的电话,拿起单肩包就往外走。从单位到新城家园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了。之前接到通知的项目经理张经理带着一位监理在门口等,看样子等了一会了。握手寒暄完,让我们进项目部的办公室,介绍完基本情况后,主任说去现场看看脚手架的搭建情况,一行人戴上安全帽往工地里面走去。

  行进中,我突然粉脸一红,感到一阵尿急。刚刚出来的太匆忙,没有在单位上洗手间。这工地上都是些粗俗的民工,怎么办啊?正当我娥眉紧锁之际,旁边的张经理关切的问道:「黄珏,你怎么了?」

  「张经理啊,这里有…有洗手间吗?」我微红着脸问着。心想:工地上都是些粗俗的民工,估计也没有正规的洗手间啊!

  「哦,咱们的大美女科长想上洗手间啊……哈哈」这猥琐的笑声让我心里一阵悸动,胸前的奶子居然有些起伏,我怎么了,每次听到男人们这种低俗调戏的淫笑感觉这么强烈,是期待?还是渴求?

  我捋了捋丝滑的长发,马上镇定下来。

  「是…是的,出来的时候太匆忙,没来得及上。」

  「那边有一个工地上临时搭建供民工用的厕所。」

  我顺着张经理手指的方向望去,在工地的东北角,用红砖垒起来的一个半人高的小地方。那怎么用啊,红砖间那么大的缝隙不说,上面连顶都没有,高层楼上施工的民工岂不是一眼就看到我的全部……看到我雪白粉嫩的屁股,想到这,突然双腿不经意的夹紧,仿佛自己已经置身其中,光着屁股任由那些粗俗下流的民工欣赏打量……

  「啊,阿狗,你看那,厕所里有个美女呢?那白花花的大屁股真白啊」
  「真的啊…这小娘们真他妈的嫩啊,要是能抱着这白花花的大屁股操一盘就爽了」

  「大牛,你快看,那小娘们的骚逼分开了,在尿尿呢,好粉嫩的逼,好黑的逼毛啊…」

  瞬间脑海里的臆想充斥着我的脑海,在我畅快臆想这些民工是如何对着我粉嫩的屁股意淫时,我的双腿间已经微微湿润了,从我的逼里流出丝丝凉凉的淫水贴在大腿根部把我惊醒。「不行…那里怎么上啊」我回过神连忙拒绝着。

  「哈哈哈……,黄科长啊,那里怎么就不能上啊?」看我脸颊绯红,张经理还在坏笑着调侃我。

  见我不作声,张经理也没了调侃我的兴致。「你往后面走,后面有栋二层楼的旧房子,那是民工宿舍,在一楼走廊尽头有个室内的厕所。」

  「你自己去吧,我们先去2号楼看脚手架搭建情况把。」主任说着就走到前面远去了。

  我迈开步子往张经理指着的方向走去,因为是临时通知来工地检查的,所以我还穿着平常在办公室里的着装,上面一件白色雪纺超薄衬杉,下面一条紧身藏青色牛仔超短热裤,紧紧的牛仔裤勒着我的阴部,刚刚被淫水打湿的阴蒂已经发硬,贴在牛仔裤上不停的磨擦着。让我禁不住的开始春潮涌动………

  「啊……我的骚逼好舒服啊,我喜欢被你们这些粗俗下流的民工视奸,看着你们从嘴角流出的口水,听着从你们满是口臭和烟味的嘴里说出羞辱我的淫语。
  「啊……啊……快骂我,骂我这个淫荡的女人」

  「我是骚逼,黄珏是贱货,是卖逼的婊子。」

  我夹着腿艰难的迈着小碎步,用紧身的牛仔热裤不停的磨擦我的阴蒂,骚逼里已经淫水泛滥,把内裤都打湿透了。

  我怎么了啊,一个简单的小厕所都让我不能自持,让我产生如此多的幻想,哼!都怪我家那位,只顾着忙工作,好久好久都不碰我,人家这么美丽的身体始终被浪费着、冷落着。人家不是骚逼,人家不是贱货。人家只是太久没有被宠爱,想被那火热坚硬的大鸡巴操逼了。想到这,脸颊一红,赶紧啐了自己一口,不要脸。「大鸡巴」「操逼」这么粗俗的字眼都能想到。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喂,阿狗,快来看美女」从身后的楼上传来一个低沉粗重的中年男人的回音。

  「哇,好棒的身材,看那一堆挺翘的奶子,纤细的白嫩长腿、丰满的屁股,这小腰,真他妈的带劲。」一个略显稚嫩但很清脆的声音接到。

  「咦…!」中年男人发出疑问「阿狗,你看那个女人走路的样子,两条腿夹得那么紧,在夹逼吗?」

  听着背后的淫言浪语,特别是最后一句「在夹逼吗?」让我浑身一颤,骚逼好像被电击了一下一般,酸酸麻麻爽到心里了。「是的,我在夹逼,在工地上当中那么多粗俗的民工眼着,夹着我的骚逼,用牛仔热裤磨我的阴蒂,我在自慰,在民工眼前手淫,让你们看看我这个荡妇的淫贱样子。」我在心底歇斯底里叫喊着。把大腿根部的骚逼夹得更紧,把大屁股扭得更夸张。

  「操他妈的,这美女肯定是在夹着逼自慰,看她走路的样子,真他妈的骚货一个!」中年男人咬着牙好像憋着劲一般恨恨的说着。

  「叔啊,我想跟过去,闻一闻美女的香味,我的鸡巴都硬了」稚嫩的声音充满了无限向往。

  「回来,你这个小王八蛋干活去,你去干什么?你知道她是谁啊?那可是局里的干部,咱就看看就行了。那是咱们的高贵的女神,放在心里记着吧,没砖了,快去推一车砖过来」中年男人连骂带踢的把阿狗教训了一通。在阿狗转身去推砖的时候,他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档部。自言自语的说道:「骚货,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把你按在身下用大鸡巴狠狠的操翻你的骚逼!」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也听到了,我得意于我的地位,这些粗鄙下流的傻汉子果然还是没有胆量来侵犯我,哪怕我极尽挑逗之能事,卖弄风骚之放荡,他们还是不敢。莫名的心里一阵的失落……

  我走到那栋二层的旧房子跟前,还没进去,里面一阵阵的汗臭夹着的尿骚味扑面而来,这污秽的气味居然让我有些亢奋,我大口吸着,感受着空气中的强壮的男人气味,下体又湿了。奶子也开始涨起来了,好想有个粗鄙强壮的汉子野蛮的抱着我,狠狠的撕开我昂贵的白色雪纺杉,用他粗糙的大手用力的蹂躏我发涨的奶子啊。

  「啊……啊……啊,野汉子,来揉珏儿的奶子,狠狠的揉,抓着我的奶头,用你肮脏的嘴来吃珏儿的奶头,来咬……

  我不可抗拒的挺起奶子,跨坐在野汉子的腿上,仰着白玉般的脖子,任由他狠狠的玩弄我。「

  「啊……啊……随着骚逼里喷射出一股阴精,我在自己的意淫中高潮了。好舒服,好喜欢被结实强壮的野汉子侵犯,我真的好淫荡啊,在这肮脏的地方我这华美高贵的肉体居然高潮喷水了。

  我迈开步子踏上了台阶,适应了里面的昏暗后,我看到中间一条走廊,走廊两边应该就是民工的宿舍了,走廊尽头有个门,应该是洗手间了……这是一栋二层的楼房,以前是用来做招待所的,也纳入到了拆迁范围,现在临时用做民工宿舍。进入走廊,适应了里面的昏暗后,我看见两边斑驳的墙壁已经残旧不堪,阴暗潮湿的水泥地面也是坑坑洼洼,靠墙的角落散发出阵阵的霉味,行走在其中,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奇怪的空间,这里……这里能住人吗?走廊两边房间的门基本上都是开着的,现在是上工时间,里面空无一人。走着走着,我突然冒出一个强烈的念头,进去看看,看看这些低俗肮脏的民工的房间到底怎样的……可心里另一个声音又在不停的阻止我:黄珏,这里这么肮脏不堪,你怎么能进去呢?这会玷污你高贵纯洁的身体的,别进去了,快去上完厕所就走吧!

  但是欲望的念头犹如潘多拉的魔合一般,一旦打开,那怕是一条小小的缝隙,也会撕开整条心理防线。终于,欲望加好奇与刺激占胜了最后一丁点理智,我抬脚走进了一间肮脏的民工宿舍……

  迎面扑来一阵浓密的异味,有民工们的汗臭,脚臭,似乎还夹着一股精液干涸的腥臭味…我一个激灵,站在门口哆嗦了一下,接着靠在门框上猛的张开嘴,大口的吸着这令我恶心的气味,吸进嘴里,吸进胃里,吸进的的灵魂深处。慢慢的开始觉得这恶心的气味变得没那么恶心了,这肮脏下流的味道让我亢奋,我丰满圆润的奶子也剧烈的起伏着,发硬的奶头抵在胸罩上磨擦着,双腿间那私处开始渗透出丝丝淫液。

  「啊……」在昏暗的民工宿舍里发出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呤,划破了寂静的房间,也划破了我最后的心理防线。

  「啊……啊……啊……」我贪婪的吸着空气中这下流的味道,这肮脏淫秽的气味太棒了,让我陶醉。我不停的大声呻吟着。胸前那对丰硕饱满的大奶子涨得好难受……

  「啊…啊…啊…」在我急促的呻吟声中,我伸手按在我发涨的那对白嫩细腻的大奶子上隔着衣服使劲的揉捏着。

  「啊…啊…激烈一点,狠狠的玩的我的骚奶子,这对淫荡的大骚奶子就是渴望被蹂躏」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了,任由爆发的情欲将我淹没…

  「啊…这味道好强烈,好淫荡!」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这肮脏下流的气味,这种气味不是应该只有最淫贱的婊子喜欢吗?像我这种高贵清纯的女神怎么也能这么喜欢呢?

  「难道……难道…我就是那最淫贱的婊子吗?」

  「啊……啊……」在情欲的淹没下,我彻底沦陷了。

  「是的,我就是个婊子,黄珏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欠大鸡巴搞的荡妇」我终于在爆发的欲望中将内心最深处的自白说了出来。

  我疯狂的解开洁白雪纺衬杉的扭扣,一粒一粒,就像是把我在人前隐藏的面具一层一层剥掉一样,我不要伪装,我不要掩饰,在这里黄珏就是个骚逼,来吧,来玩我淫贱的骚奶子吧。我尽然扯掉了最后的胸罩,两个浑圆坚挺的大奶子,没有了胸罩的束缚,两个大奶子颤颤微微的挂在胸前,丰满的奶子中间那如樱桃般大小的一抹嫣红已红高高的勃起,将我迸发的情欲也一并赤裸裸的暴露在这肮脏下流的民工宿舍里。

  我没有犹豫,抬手使劲的揉捏了几下我的发涨的骚奶子。

  「啪……啪……啪。清脆的响声伴随着我高亢的呻吟在这肮脏下流的民工宿舍里响起。

  「啊…啊…使劲打。使劲抽我这对淫贱的骚奶子,咬我的奶头,使劲咬,别怜惜人家,人家就喜欢被粗暴的玩弄,就像玩弄最下贱的妓女一样玩弄人家。黄珏愿意去当妓女,啊……啊……啊……」我内心深处的渴望与期待在情欲的迸发下无处可藏。

  昏暗肮脏的民工宿舍门口,我这样的一位美女依在门框上,乌黑柔顺的及肩秀发略显凌乱,洁白的雪纺衬杉敞开着,黑色的蕾丝边胸罩被推倒胸部上面,两颗白嫩丰满的大奶子不知羞耻的挂在胸前,美女一只手在狠狠的揉捏着自己的大奶子,另一只手放在嘴里不停的吮吸着,「啧…啧…啧」的吮吸声伴随着低沉压抑的呻吟不停的从她性感的红唇中发出来。她美丽精致的脸庞在情欲的释放下更显得妩媚动人娇艳欲滴……是的,这就是我黄珏。是黄珏这个不要脸的妓女,在这肮脏下流的民工宿舍里疯狂的自摸……

  「啊……啊……啊……随着几声高亢的呻吟,我高潮了,在这肮脏下流的民工宿舍,呼吸着充满淫秽的空气。仅仅是拍打和揉搓着我那敏感丰满的骚奶子就高潮了……骚逼里喷出一大股阴精,把我的内裤全都打湿了,甚至牛仔热裤的档部都现出一个浅浅的椭圆形湿痕。

  「啊……高潮过后的骚逼更空虚,更痒了。好想有个强壮的民工来用他又黑又粗的大鸡巴来把人家的骚逼填满,来搞人家。把人家搞得失禁。

  腿上的酸麻把我从淫荡的臆想中拉回来,我定了定神,扯下胸罩,朝最里面靠着墙的那张床走去。

  我紧紧夹着空虚的骚逼,缓缓的走过来,看到墙上贴着一幅欧美艳星的麦当娜的裸照,酒红色的头发凌乱的飘着,美丽的脸庞上露着淫荡的笑容,胸前两个像皮球般大的奶子呼之欲出,下面那条小得不能在小的丁字裤也只能勉强盖住那最隐敝的私处。

  「哼,这些臭流氓一定没少对着这个骚货打飞机吧,看这个骚货的奶子上还有干涸的精液的痕迹。这骚货算什么啊,本小姐的身材更棒,比她更漂亮,比她更骚!而且本小姐的逼还是粉粉嫩嫩的,哪像这个骚货那里,怕是早已经黑得发紫了吧。

  我移开视线,在床头的枕头边一个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我走过去伸手拿了起来,那是一条男士穿过没洗的蓝色内裤,上面还有几个破洞,我拿在手上,掩饰不住心里的激动,居然凑在鼻子跟前闻了一下。

  「啊……好浓烈的一股腥臭味啊,我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下。

  咦,怎么拿在手里还有些湿湿的感觉,难道是……我突然一下心跳加快,空虚的骚逼又开始流水了。

  啊……真是的没有干涸精液,我把内裤翻转过来,清晰的看到内裤上面一滩浓浓的白色半透明的液体,啊……视觉上的刺激让我浑身摊软,一屁股坐在了民工那脏兮兮的床上……

  我把内裤拿到鼻子前,使劲的嗅了一下……「啊……这是精液的味道,好好闻,好臭啊。

  突然从我的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刺激得我一阵哆嗦,骚逼里又流出一大股淫水。

  「我想…我好想舔舔这腥臭的精液,我要吃男人的精液」

  「啊……啊……,我如获至宝一般的捧着这条不知是谁的布满精液的内裤,大声的呻吟着,刚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双腿不停的交换叠压,使劲的夹紧我的骚逼,借此来缓解我骚逼里面传来的阵阵麻痒,我捧着那条肮脏的内裤,仔细的看着上面一滩滩的浓浓的精液,如果在欣赏一幅美丽的画一样,充满温柔,充满爱意,更充满情欲。

  突然,在丝织物的中间,我看到一根弯曲的毛,「鸡巴毛」

  瞬间,我的情欲被点燃到最高点,在也按捺不住,缓缓的伸出我的香舌……
  「啊……,当我的舌尖触碰到那滩浓浓的精液,冰凉的精液夹杂着腥臭的气味让我禁不住的喘息,我张着嘴,用舌头不停的舔弄着内裤上肮脏的精液,把一大滩精液卷进嘴里,和着口水让这腥臭肮脏的精液流淌到我嘴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又回来舌头,我张开嘴,用两根手指夹着精液往外慢慢拉扯,我往后高高的仰着我美丽高贵的头,看到从我嘴里牵出一条长长的乳白色的精液线。

  「啊……啊……好浓的精液啊。」我尽量的张大我的嘴巴,从我的咽喉里冒出一阵阵的淫叫。

  「啊…啊…啊…随着一阵急促的呻呤,我猛的一吸,把那下流肮脏的精液全吸进嘴里,闭上嘴,舌头一卷,就吞进下去了。

  「啊……啊……好美味的味道啊。好过瘾啊,我黄珏这个淫贱的婊子就是喜欢这种味道,就喜欢男人臭臭的精液。我要吃。还要吃精液……」

  我浑身发烫,绵软无力的倒在的那充满异味、脏乱不堪的民工的床上,我躺在床上,伸展开四肢,让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紧贴着破旧的床单,就仿佛身体在间接被民工抚摸着、包裹着,我捧着那珍宝一般沾满民工精液和自己口水的内裤,盖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磨擦着,那低廉的内裤布料粗糙,磨得我娇嫩的脸一阵阵的刺痛,慢慢的当精液布满的精致美丽的脸庞时,又变得好光滑,好舒服。粘粘黏黏的刺激得我要欲火焚身了。

  「啊……啊……啊……」我任由那肮脏的内裤覆盖在我脸上,大声的浪叫起来,双手往上拉扯起包裹着我已经涨得不行的两个大奶子的胸罩,胸罩下沿往上拉扯的时候压到我发硬的奶头上「啊……啊……好舒服,快咬我的奶头,我的贱奶头需要被男人狠狠的撕咬」

  我猛的拉起胸罩,没有了胸罩的包衬,即使是平躺着,我引以为傲的两个雪白丰满的大奶子依然高高的耸立着,我伸手紧紧的捏着已经发硬的两颗奶头,一起往上拉着,边拉边使劲的揉捏。拉到极限的距离,猛的松开。

  「啊……啊……啊……好舒服,继续来蹂躏我的骚奶子,来用你们带着脚气满是老茧的脚来践踏我的骚奶子」

  「啊……啊……啊……我大口的喘息着,呻呤着。不行了,骚逼受不了,好痒啊,我已经顾不上这里是民工宿舍,随时都会有人回来的危险了,我自己解开那紧身的超短牛仔热裤的扣子,连着内裤一起往下脱着,脱到膝盖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和我的骚逼间还连着一条细细长长的淫丝。

  在昏暗的光线下,我躺在民工脏乱的床上,那腥臭肮脏的内裤覆盖在我脸上,胸前那对雪白硕大的奶子随着我的喘息不停的起伏着,光滑平坦的小腹下,乌黑浓蜜的阴毛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淫荡,我极力的分开双腿,两片阴唇早已经充血肿涨,那阴唇间突起的小豆豆,被我的淫液沾染得圆润鲜红。

  我伸手按在已经发硬的小豆豆上,使劲的磨擦着,另一只手不停的揉捏着胸前的大奶子,骚逼里不停的往外冒着淫水,我用力的拍打着阴道口,伴随着啪啪啪的拍打声,骚逼上的淫水不停的四处乱溅。

  「啊……啊……啊……操我啊,我是贱逼,黄珏是淫妇,喜欢被大鸡巴操逼的淫妇,快来搞我,搞死我……

  我用力坐在发黄发霉的枕头上,让自己的骚逼死死的紧贴在枕头上,卖力扭动着自己的蛮腰,让骚逼不停的在枕头上来回磨蹭!我双指并拢,一下捅进我的骚逼里,骚逼里已经淫水泛滥湿滑不堪,借着湿滑的淫液,我开始疯狂的抠弄自己的骚逼,随着不停的抠弄骚逼,从阴道里传来阵阵咕叽咕叽的声音,淫水更是如潮涌般往处泄着,从阴道口流到屁眼上,从屁眼上流到那早已肮脏得失去原色的床单上,不一会儿,阴道下面的床单就湿了一个大大的圆圈。我更是屈起腿,高高的挺起胯部。狠狠的插弄自己那淫贱的肉洞……

  正当我沉迷在疯狂手淫里的时候,外面传来的一阵责骂声将我唤醒。

  「叫你不要想,不要想,你这个小王八蛋偏不听」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叫你瞎鸡巴想,这下好了,脚被砸了吧,真是活该」中年男人继续狠狠说道。

  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开始慌张起来,怎么办?此刻的我衣杉不整,叉着双腿,满脸布满肮脏的精液。怎么办呢?

  随着脚步声越来近,我一紧张,站起来,左右看了看,没有地方可以躲啊。正当我绝望的时候,一个念头冒出来,床底下,床底下可以藏一会。我顾不得整理衣杉了,赶紧把床上的被子摊开,盖住刚刚我流出的淫水。趴下来就钻进了床下。但愿他们不是住在这间房里。我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说话声也越来越大「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这一天真是事多。」话音刚落,我从床下看到两上男人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我的床前,一个随身就躺在了对面的床上,一个一屁股坐在我上面的床上。

  「狗子啊,你在别瞎想了,好好的休息。」中年男人这时候也现出些关怀的语气。

  「嗯,我知道的叔!」那是个略带稚嫩的声音。

  「你知道个屁,那女人是什么人啊,一天天的净想些不着四六的事。搬个砖都心不在焉的,那砸的是你自己的脚啊」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狗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唉,那我出去了」中年男人起身无奈的摇摇头就走了。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床上躺的应该是个年轻人,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肌肉,左脚上用白色的纱布缠绕着,看来是被砖砸的。

  「啊…那个女人长得真漂亮,身材那么好,大奶子,翘屁股,要是我能操到她,死了也愿意」床上的狗子自言自语的说着,语气充满的失落与渴望。

  「女神,我想要你,我要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的用大鸡巴操你的美逼。」狗子不停的说着,突然,狗子抬起屁股,把下面的大裤叉子脱了下来,然后又躺了下去,胯下那根乌黑发亮的大鸡巴直直的挺着,紫红色的龟头像鸡蛋一样。

  「啊……好大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鸡巴,要是插进我的紧窄的肉洞里会不会把我搞死?」看到这根大鸡巴,我刚刚因紧张而压下的欲火好像又被点燃了。
  这时狗子伸手握住了他的大鸡巴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啊……女神,你看我的鸡巴大吗?一定可以把你操到高潮,把你征服在我的大鸡巴下。」狗子不停的喘着气,手更是在鸡巴上飞快的套弄着。

  「操你的骚逼,叫你这种骚逼在我面前发骚,在我面前夹着逼自慰,害得老子被砖砸到。老子用大鸡巴搞死你这个贱婊子。」

  狗子自言自语的淫秽话语,如同春药一般在我心底翻腾。

  「啊……啊……来啊,女神的骚逼给你操,给你用大鸡巴狠狠的操,把我征服在你的胯下,把我搞成你的母狗!」我怔怔的望着那粗大乌黑的鸡巴,眼里的春意如水般盎然。

  我该怎么办?我可是正儿八经的机关干部,可是我又完全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和兴奋,现在就我和他,要不????就真的让他搞我一把?我慢慢的……既紧张又羞涩的悄悄的爬了出来,缓缓的站起身,只见床上的狗子紧闭着双眼,不停的套弄着他那根粗大的鸡巴,嘴里哼哼叽叽的喘息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床边,他正在意淫的女神,已经衣衫不齐、满眼含春的望着他那坚硬如铁的大鸡巴。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粗壮的大鸡巴,那一下一下的套弄,都像撞击在我的阴道深处一般,让我浑身摊软,骚逼里又流出一股股淫水,那如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端已经渗出男人的淫液,鸡巴上布满了一条条如蚯蚓般大小的青筋,下面两个蛋蛋圆鼓鼓的,一定存了不少精液。我缓缓的低下头,把脸靠近他粗大的鸡巴,一股新鲜浓烈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啊……好棒的味道,年轻强壮的民工的鸡巴真好闻,我好喜欢。我要……我要……」

  我在也无法控制自己,一口含住了那鸡蛋般大小的龟头。

  「谁啊」沉醉在自己无边意淫中的狗子受到惊吓,睁开眼,看到胯下多了一位美女,而这位美女正是自己刚刚在意淫中的女神,那就是我。

  「嘘……,我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狗子不要作声。

  「对不起狗子,都是姐姐不好,让你的脚被砸了,现在姐姐来安慰你,来让你爽。」

  在狗子错愕的神情下,我站在床边,弯下腰,开始为狗子舔起他的大鸡巴来。不时的用能媚出水来的眼神勾引着他、瞟着他。

  狗子看着他心中的女神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鸡巴也越发胀大。「啊……好爽,女神姐姐,继续舔,继续为我口交」

  在狗子粗俗的言语刺激下,我也春心大动,粗大的鸡巴塞满了我的淫嘴,我吐出来,用舌头不停的舔着狗子大鸡巴,把龟头顶端流出的水都吸进嘴里,和着口水一起吐出来,淋在狗子的鸡巴上,然后一口含住,拼命的吸着舔着。

  「啊……女神姐姐,你舔得我的鸡巴好舒服,往下,舔我的卵子,你这种骚货,快舔」

  听着狗子充满命令的语气,我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含住了他的圆圆的大卵子,整个含进嘴里在吐出来,然后用舌头在上面打转。

  「狗子,骚货舔得你爽吗?」

  「啊…骚货,你真淫荡,舔得太爽了」

  「是啊。姐姐就是个淫荡的骚货,就喜欢舔你的大鸡巴,你想不想要姐姐呀?」
  「来,上来,让我也来舔你的骚逼」

  我直起身子脱掉衣服,爬到床上,趴在狗子的身上,把我的骚逼送到他的嘴边。

  「啊……来,狗子,骚货把我的骚逼送给你舔,任你怎么玩弄都行。」
  狗子张开嘴一下子贴在我的骚逼上,使劲的吸着。他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大屁股拼命的往下压着,他伸出舌头,插进我的阴道里搅动。

  「啊……狗子,你舔得人家的骚逼好爽,对,就是这样,打我的大肥屁股,咬我的小豆豆。」

  「啪…啪…啪…」狗子抬手在我的大肥屁股上狠狠的抽打着。

  「啊…啊…啊…」狗子,你打得人家好爽,人家就是骚逼,就是贱货,喜欢被你打,喜欢被你玩弄。我大声的浪叫着。

  啊……随着一声悠长的呻呤,我高潮了,在狗子的抽打下,我高潮了。从我的骚逼里喷出一大股阴精,直接淋在狗子的嘴巴上,狗子张开嘴,一滴不剩的全吸了进去。

  「好香啊,骚货,就这几下你就高潮了,看来你真是淫荡的贱逼。」狗子一边吸着从我阴道里流出的阴精,一边粗俗的辱骂着我。

  「是的,我是……贱逼,我是…淫荡的……母狗。来……来……操我,用你的……你的大鸡巴来狠狠的……搞我…这个浪逼。姐姐好久都没有爱爱了,我好想要大鸡巴!」

  在高潮的刺激下,我已经语无次,下流的淫语浪语如此自然的就从我的嘴里冒出来。

  「骚货,自己握着我的大鸡巴坐下去,好好的套弄。」

  我转过身,面对着狗子,叉开腿半蹲着,握着狗子的大鸡巴,低头看到那紫红色的硕大龟头,阴道传来里一阵骚痒,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这大龟头捅进我的阴道里了。我一只手放到我的骚逼处,分开我那两片肿胀的阴唇,一只手握着大鸡巴对准我的阴道口,研磨了几下后,缓缓的把狗子大鸡巴往我的骚逼里一点点的吞进去。突然狗子使劲的一抬腰,那粗大的龟头借着淫水的滋润,蛮横的挤开我粉嫩的逼肉,一下子就贯穿了我的整个阴道。啊……我和狗子兴奋地一起发出满足的呻吟。

  粗大的鸡巴顶在我的阴道里,我用双手撑在狗子的壮硕的胸肌上,开始上下起伏着的用我紧窄的嫩逼来套弄起他的大鸡巴。

  在这肮脏的民工宿舍里,在那脏兮兮的床上,我一丝不挂的叉开修长的美腿蹲坐在一个身份卑微的民工身上,一根已经被我的淫水打湿得闪闪发亮的大鸡巴插在我的骚逼里,我拼命的耸动着肥美的大屁股,一下下的把大鸡巴吞进我的阴道里,随着我的耸动,在我们的交合处发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的声音,回荡在这肮脏的民工宿舍里……

  「贱货,我们在干什么?」狗子伸手捏住我雪白的大奶子,一脸淫笑的问着我。

  「啊…啊…,我们…我们在…做…做爱」

  「啪……」他一巴掌打在我的雪白的大肥屁股上,「操你妈的,说得这么斯文,老子听不懂。你这个贱货,说得直白一点。

  「啊……啊……啊…」我风骚的扭动屁股,发出阵阵浪叫。

  「我们……我们在……在……操……操逼……啊……我们在操逼,你在用大鸡巴在搞我的浪逼。」

  「哈哈哈。果然是一个淫荡的婊子,老子操死你。」

  说完狗子猛的站起来,双手抱着我的双腿,我一声惊呼,连忙用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胸前的大肥奶子紧紧的贴在他长满黑毛的胸膛上。他一下子就把我抱了起来,接着跳到的地上,被砸的脚此刻也不痛了。他抱着我开始了疯狂的抽送,大鸡巴一下一下的顶到我的子宫口,真的是血气方刚的民工蛋子啊,那么的孔武有力!那么的粗野蛮横。我紧紧的环绕着他的脖子,大声的呻吟着……

  「啊……好美,好舒服……用力…用力操我,操烂我的骚逼,来了……来了……」随着我高亢的呻吟,剧烈的高潮来临了,骚逼里涌出大量的阴精,在狗子的抽插间喷射了出来,全都流到的地上。

  「啊……骚逼,爽不爽?喜不喜欢被我操逼啊?」

  「爽……爽……,喜欢…好喜欢…被你……操逼……」

  在剧烈的高潮下,我抑止不住的低头一口咬在狗子的肓膀上。狗子吃紧,又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啪……啪……啪……,我们肉体撞击的声童不绝于耳,我在狗子的耳边不停淫媚的呻吟着,他血气方刚,我风骚蚀骨……

  「啊……亲汉子…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尿了……快停下来……我要尿尿了」在狗子的疯狂的操弄下,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尿吧,贱货,就这样尿,老子就要把你搞到尿尿。」

  说完狗子把我放平在床上,把我修长的美腿快压到我的奶子上了,屁股高高的耸着,挺着大鸡巴一下又捅进我的骚里,每一下都顶到骚逼的最深处,就这样疯狂的乱捣狂插!就像工地上那打桩机一样,每一下都重重的顶进我的花心深处……

  「啊……啊……不行了,,轻点,轻点。…我不行了,要尿了……要尿了………我声嘶力意竭的淫叫并没有换来狗子停顿,反正又是一阵粗暴的操干……
  「啊……尿了……尿了………在狗子粗暴的操弄下,我失禁了,骚逼里不停的抖动,尿液一股股的从尿道口喷射而出……

  「啊……我也要射了……骚逼,想我射在哪里……」

  「啊……啊……射我…把精液……射我脸上……射我……嘴里……」

  「啊…狗子在即将要喷发的时候抽出大鸡巴,跨在我的脸上,拼命的撸动着鸡巴。

  「啊……射给我,把精液射给我这个婊子,对着我的脸射精。」我看着撸动中的鸡巴,兴奋的淫叫着。

  「啊…射了……,随着狗子叫声,一股强有力的精液激射而出,打在我的额头上,又一股,打在我的美丽清纯的脸庞上。在一股……………而我则是毫无羞耻的将所有的尿液全部飙射在了这张腥臭无比、满是汗臭的床单上。

  射完精的狗子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而我,却愈发的明艳妖媚……

  我简单的收拾了自己一下,捋了捋美丽的长发,穿好了衣裤,望着已经熟睡且满足的狗子。俯下身轻轻的吻了他一下额头,带着羞涩甜美的微笑走了出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