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的老婆是公主】(重口绿帽版)作者:jack3494
【我的老婆是公主】(重口绿帽版)作者:jack3494
 字数:13066 

   我才H版写得有点呕的感觉了,所以这次我决定暂时换换口味,这次的同人 是我的老婆是公主,那些三观还没被毁掉的狼友啊,请勿看后文啊!我的同人没 有你们想象中的李路由开后宫之类的内容,有且只有绿帽,NTR,催眠,重口 味。其实我本来想写个我的女神是只猫的第117章的同人,但想想作者还没写 完的书,写同人有点毁别人饭碗的感觉,嘛,所以就这样了。还有,想我继续写 类似同人的,可以在右上角点个赞,支持一下吗?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或者 有什么想看的同人,也可以在回复中提一下,最好是要这书的同人还没人写过就 最好不过了。

               接239章内容

   今年,肥彪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了,他一脸横肉给人凶莽可怕的 印象,油腻的肥肉却不代表他职位很高,反而在乔念奴的特别行动组里面,还只 是个普通的成员,辛辛苦苦工作了二十年,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升职机会,照理说 他心情不会太好,但这段时间他却总是笑逐颜开,仿佛焕发了第二春,他的同事 们都对此感到十分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幽暗的情侣套房里,肥彪正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坐在大床的床沿上,一 个有着修长的身段,长及膝盖弯的黑发,高高的发髻,翘挺圆浑的臀线,夸张饱
   满圆润的身材甚至让绝大多数欧美女人自惭形秽的绝世美女正浑身赤裸地跪倒在
   这个猥琐的老男人面前,她那令无数男人疯狂的美丽俏脸居然贴近肥彪那腥 臭的肮脏脚掌,不顾脚上那难闻的臭味,伸出自己的香舌不断地舔厮着中年男人 那黑黄的脚趾,甚至把她那甜美的香舌放在充满淤泥的脚趾的缝隙间不停地钻插, 最后还把那混合着臭味肮脏津液一口一口吞到肚子里面,仿佛那是无比甘甜的美 味!

   肥彪倒吸了一口气,脚趾被绝世美女不停舔含的感觉让他有点鸡皮疙瘩直起, 随后美女香舌与他脚掌那温润滑嫩的感觉则让他感到无比舒爽,不由感叹道: 「真是不错啊,这个可是连妓女都不愿意做的事啊!看来念奴你很适合做这种淫 乱的服务啊。」而舌头一直不停的乔念奴只能发出呜呜声来回答肥彪的感慨。天 啊!这个居然是特别行动组的组长乔念奴!有着无数帅气多金的追求者的她居然 在帮着一个满身肥膘的中年男人舔臭脚!

   肥彪看着脚下像一只母狗一样不停舔着自己臭脚的乔念奴,不禁回想起几天 前发生的那件事。一个非常神秘的梦幻般的美女突然出现在低落的他面前,她强 行使用了一个法术在他身上,对他下命令说,一定要把靠近李路由的美女全部变 成一臂万枕,半唇千尝的母狗肉便器。随后,肥彪就发现他原本只是F级别催眠 能力,居然一下子变成了SSS级别!估计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然后,肥彪 就尝试着对着乔念奴使用了一下能力,没想到居然成功了!让她变成千依百顺的 母狗后,肥彪就忍不住把乔念奴给开苞了!连续几天不停地把精液射到她体内后, 她竟然还怀孕了!(PS:能力者怀孕几天内就能知道。)

   「念奴啊,等一下你计划怎么安排?」肥彪抬起他那被乔念奴舔得湿漉漉的 肥厚脚掌搁在了乔念奴那娇弱的肩膀上,另一只臭脚则是直接踩在乔念奴那饱满 的胸脯上。乔念奴对肥彪这种对女人极度侮辱性的动作却是毫不介意,反而把玉 手轻托着肥彪踩在她美丽乳房上的臭脚,让他踩得更轻松,脸上露出一副很认真 的表情:「是的主人!摄影机已经准备好了,那8个黑客人已经在房间里面,而 李路由与安知水已经在酒店开好房了。到时候,只要主人使用能力,李路由就会 笑着看着我去服侍那些黑客人,事后却只有把我开苞的记忆,而同一时间,主人 您就把隔壁房间的骚货安知水开苞就可以了!事情结束,主人就把摄像带给那个 自称是安南长秀的女人就可以了!」「哈哈哈哈,念奴啊,果然安排得很好!把 事情交给你果然没错!等一下那8个黑屌你可别吃不消哦?以后如果你前后洞都 被干得松松跨跨的,我可会让你去拍些重口味的片子哦!」「没问题主人,只要 你下命令,你让我去拍人肉厕所的片子都可以!」……

  「李路由,你怎么了?」安知水柔柔的声音和身上传来的少女体香味让还在 回想着刚才事情的肥彪心中一荡,灯光之下,只见眼前的少女俏脸精致,细细的 眉毛,大大的眼睛,娇俏的小鼻子,红润的小嘴,胸前那两团似乎等着人来采摘 的青涩果实高高耸起,在灯光的照耀下,安知水美的宛如含苞待放的青莲。
   肥彪看得竟有些呆了,安知水被肥彪看得感到有点不自在,俏脸一红,说道: 「李路由,别这样色眯眯地看着人家啊!」

   「哦,那个……」

   肥彪终于会过神来,说道:「知水啊,时候不早了,不如我们……」妈的!
   李路由,你居然有一个这么漂亮有钱又温柔的女朋友!不过,你就等着做接 盘侠吧!我今天不仅要帮你女朋友安知水开苞,还要她给我怀上了!肥彪一边恶 狠狠地想着,一边手上则是把半推半就的安知水给脱个精光!

   只见床上的美少女温柔地望着肥彪,全身舒展着,脸庞的曲线十分柔美,精 致的俏脸足以吸引任何一个男人的目光,饱满的红唇,娇小的小嘴显示出少女温 柔的性格,饱满青涩的酥胸随着呼吸缓缓上下起伏,两团柔软上的两颗诱人的粉 红色葡萄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等待着人来品尝,紧致的身材,纤细的柳腰,可 爱的肚脐眼,平坦的小腹,接着是黑色的稀稀疏疏的丛林,稀疏的丛林中中两片 粉嫩的贝壳紧紧闭合着,修长的大腿被大大的分开着,少女的私处毫无保留的展 现在身前猥琐丑陋的男人眼中。

   肥彪的欲火被撩了起来,黝黑壮实的身躯(催眠能力可以短暂性地改造身体) 一下子压上了安知水娇小诱人的躯体,一只手握住安知水的美乳,一只手的手指 从安知水脑后的黑色秀发里插进去,抬起安知水的脑袋,滋溜一声,肥厚的嘴唇 就吻上了安知水的红唇,安知水的初吻就这么被一个无耻下流的男人夺走了,可 怜安知水还在被催眠着以为眼前的中年肥猪是她最喜欢的男朋友李路由。把初吻 献给男朋友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肥彪紧紧地吸住安知水饱满的嘴唇,两人像一对恋人一般吻在一起。

   肥彪深吻了一会,伸出粗糙的大舌头,伸进安知水的红唇,在安知水的贝齿 上添了几下,叩开贝齿,粗糙的舌头长驱直入,进入了安知水温润的口腔,与安 知水粉嫩的小香舌交缠在一起,肥彪用力一吸,安知水的小舌头带着香津就被肥 彪吸到了口中,肥彪一边吞咽着安知水的香津,一边开始细细品尝安知水的小舌 头。

   安知水的舌头被肥彪吮吸的津津有味,被肥彪这种野性充满着侵略性的男人 气息包围下,害羞到极致的安知水陷入了一种半昏半睡的状态,浑身发软,用不 出一丝力气。

   吮吸了一会儿肥彪用舌头将安知水无力的舌头推回檀口内,但这并不意味着 肥彪对安知水小嘴的攻击就这么结束了。

   肥彪将玩弄安知水美乳的手抽了回来,捏住安知水的双腮,让安知水的小嘴 张开,安知水那发软的身体被肥彪弄得微微起了反应,呼吸变得急促了一点,小 嘴吐气如兰。

   肥彪微微别过头,嘴对嘴一下子咬住了那芬芳的小嘴,粗糙的舌头紧紧缠住 了少女檀口内的小香舌,在吮吸吞咽着安知水香津的同时,也不断将自己的口水 度过去,肥彪的口水渐渐在安知水口中积多,半昏无力的安知水喉咙一张一张, 咕嘟咕嘟就将肥彪度入她口中的臭口水吞了下去。

   肥彪吻的越来越激烈,粗重的鼻息打在安知水的俏脸上,安知水的脸上渐渐 泛起一丝红潮,脸颊红扑扑,变得更加可爱,鼻息也越来越重,鼻翼微微颤动着, 坚挺可爱的乳头在肥彪长满胸毛的胸口摩挲着。

   终于,肥彪结束了长吻,暂时放过了安知水的小嘴,长时间的热吻让肥彪也 感到有点气喘,安知水的小嘴四周都沾满了口水,显得格外淫靡。

   「好了,该给这妞开苞了,安家的千金小姐安知水的红丸老子就收下了,嘿 嘿嘿。」

   肥彪撑着安知水的双乳爬起身来,跪坐在了安知水的两腿之间,在安知水光 滑充满弹性的大腿上摸了一会,就一手把安知水一条美腿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握 着巨大的肉棒肉棒对准了安知水两腿间粉嫩的小穴,慢慢的顶了上去。

   两片新鲜的贝壳被巨大狰狞的龟头慢慢的推开,肉棒慢慢的进入了安知水微 微有点湿润的阴道,突然,肥彪感到肉棒顶端碰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似乎只要 用一点力就能突破这层阻碍。

   饶是肥彪淫虐过不少妙龄少女,此时也不禁感到有点口干舌燥,面前这个温 柔可人的美女安知水就要被自己开苞了!她那个怪物男朋友却毫不知情地在隔壁 房间自以为是地看着那个骚货乔念奴被黑人们围攻!哈哈,以后还要当我的便宜 接盘侠,哈哈!肥彪平复了一下激动地心情,深吸一口气,坚硬如铁的肉棒狠狠 地突破了那层阻碍进入了一个紧凑销魂的所在……

  「啊……轻点……」

   破处的剧痛让在软绵无力的安知水柔媚的叫了出来。

   只见安知水皱紧了黛眉,银牙紧咬着,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可 爱的脚趾卷了起来。

   鲜红的处子之血慢慢从交合处流了出来,一滴一滴打在床单上,白色的床单 上留下了一副鲜红凄美的图案。

   肥彪呆呆的看着两人紧密结合的下体,直到现在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竟然这么 轻易的夺走了安知水的处子之身。就像前几天夺走乔念奴的处子之身一样!
   过了一会,肥彪回过神来,骂道:「妈的,不就是把一个女人美女开苞嘛, 管她爸爸是什么老大,只要伺候的老子舒服就好。」

   肥彪将肩上安知水的美腿放下,两只大手握住安知水的纤腰,大拇指轻微的 在安知水的肚脐眼里挑弄着,胯下的肉棒开始在安知水的蜜穴里抽插起来。
   肥彪按照九浅一深的方法,先轻轻的在安知水的蜜穴里抽查九下,充分感受 安知水紧凑的密道和温暖柔软的肉壁,再一下狠狠地打击在安知水的花心上。
   安知水的蜜穴在肥彪的操干下逐渐分泌出了淫水,肉棒在淫水的润滑下干的 越来越畅快,「唔……」

   肥彪舒爽的轻轻哼了起来。

   「啊……啊……」

   干着干着,安知水檀口微开,下意识地叫起床来,娇美柔弱的声音撩的得肥 彪情欲大涨,也不管什么九浅一深了,听着肉棒剧烈的在安知水体内耸动起来, 一下下都重重击打在安知水娇嫩的花心上,交合处的水声变得越来越大。

   安知水的身体渐渐变得火热起来,肌肤表面渐渐浮现出一层粉红色,双颊通 红,柔柔的娇喘声变得越来越急促,一对美乳随着肥彪的动作前后激烈的晃荡着, 划出一阵阵诱人的乳浪。

   突然肥彪感到龟头一热,一股阴精打在了肥彪的龟头上,安知水的第一次高 潮来临了,包裹住肉棒的肉壁间歇式的收缩,更加紧凑的包住了肥彪的肉棒,一 阵阵快感袭向肥彪的大脑,还好肥彪是花丛老手,才没在这这刺激下这么快的交 货。

   肥彪紧紧抓住安知水的柳腰,强忍住射精的冲动,动作慢了下来,感慨道: 「爽……老子还是第一次玩到这么会吸人的骚穴,不愧是安家大小姐,连骚穴都 这么与众不同,嘿嘿。念奴那个就骚逼差一点了,不过她好会舔,这几天去完大 便,都让她帮我把肛门给舔得干干净净,连在褶皱残粪都让她给吸光了,太爽了!
   省下我买厕纸的费用呢!哈哈!「

   肥彪淫笑着,满脸的横肉抖动起来,显得丑陋可怕。

   安知水似乎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红润的小嘴轻微的吐息,脸上出现了 大片红潮,眼睛依旧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微微跳动着,双腿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缠 住了肥彪粗壮的腰,似乎想让下体与肥彪更好的结合在一起。

   肥彪休息了一下,巨大的肉棒继续在安知水体内抽插起来,交合处噗呲噗呲 的水声不绝于耳,在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

   肥彪俯下身子,轮流含着安知水两个粉嫩的乳头,吸得啧啧有声,粗糙的舌 头还不是在安知水的乳晕上打着转,一会又将脸深深埋进安知水的乳沟之中,黄 黄的牙齿轻咬着两边丰满的乳肉,黝黑的面孔更衬托出安知水雪白晶莹的肌肤, 肉棒不遗余力的抽插着湿润的蜜穴,一股又一股的淫水不断从交合处流出,打湿 了身下的床单。

   安知水只觉得自己舒服的快飞起来了,迷迷糊糊中,她仿佛看到自己和一个 肥胖的中年男人全身赤裸的相拥在一起,男人坏坏的笑着,激情的吻上了自己的 红唇,自己也热烈的回应他,慢慢的自己和肥男的下体结合在一起,肥男剧烈的 在她身上活动着,他身上阳刚的男子气味让安知水感到深深迷醉,肥男温柔的对 她笑着,安知水感到好舒服,好幸福……安知水不知道。肥彪已经在使用他的催
             眠能力——迷惑的幸福感

   「啊……李路由……李路由……」

   安知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不断叫着李路由的名字。安知水虽然意识被 改写着,但她对李路由的爱让她还在抵抗着这种改写……

  「妈的,小骚货,现在还想着李路由这小杂种。嘿嘿,李路由这小杂种怎么 也想不到他的女人竟然被老子按在胯下,狠狠地干吧,李路由你这小杂种,老子 要让你的女人变成一条人尽可夫的母狗。妈的,干死你这小骚货。」

   肥彪抓住安知水满是吻痕的高耸胸脯,像面团一样狠狠揉捏着,掌心用力按 着安知水充血挺立的乳头。

   突然,安知水猛的睁开了双眼,在她眼前出现的不是李路由英俊温柔的脸庞, 而是一个满脸横肉,脸上带着淫笑,双手大力玩弄着自己的酥胸,正在奸淫自己 的大汉!「啊!」

   安知水悲痛欲绝的叫了起来,大大的眼睛里顿时蓄满了屈辱的泪水,两只手 推搡着大汉的胸膛,似乎要将他推理自己的身体,但高潮过后的安知水根本使不 出力气,双手只是徒劳的贴着大汉的胸膛。

   肥彪也被安知水的惨叫声吓了一跳,精关一松,顿时一股股灼热的精液打入 了安知水的花心内。

   「啊……」

   感到花心上灼热的感觉,安知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性爱的快感和被强奸 还被内射的羞耻让安知水剧烈的摇着头,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一头黑色的长发 狂乱的在空中飞舞着,遮住了安知水的表情。

   肥彪没想到他的SSS级催眠居然暂时失效了,身下的美女大声惨叫着,双 手抗拒着自己,但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与其说她在推开自己,还不如说她在抚 摸自己。

   肥彪不愧是经过风浪的人,马上冷静下来,而不是像安知水那样惊慌失措。
   他想起之前催眠乔念奴的时候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本来以为是乔念奴实力 强横才会出现状况,现在居然连普通女人也出现了,看来这个是自身能力的缺憾 了。

   不过嘛,自己对这个情况也有准备,安知水照样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肥彪继续抓揉着安知水饱满的酥胸,淫笑着说道:「小美女,你醒啦,哥哥 干的你爽不爽啊?要不要看点东西助兴?你也别太害羞啦!你已经和哥哥我干过 两炮啦!」随后就转手拿起床边桌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机给打开了……

  这是一家并不奢华的酒店,酒店长廊的两侧左右对应着一个又一个房间,在 其中的一个房间中,电视上却播放着令少女感到无比残酷的场景!一个肥胖的陌 年男人定睛看着安知水的脸,安知水有些羞涩地低着头,承受他亲昵而自然的抚 摸。看着安知水那腰是纤细如柳,胸是高耸远山,臀如浑圆半月,不停地展示着 美丽女子身体最诱人的曲线和展露着两条修长的腿。肥男情不自禁地揽住了她的 腰肢。手则从她纤柔的腰肢往上移动,握住那一团饱满,自然熟稔地寻找她细细 的小点儿那……那你轻点……「安知水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 咬着湿润鲜嫩的唇瓣儿」我……我是第一次……「这时候,肥彪却一把将安知水 推倒在床上,让她平躺在床上。从包里拿出一台摄影机后,肥彪就拉開了褲子的 拉鍊,像個變態狂般的掏出了他的生殖器,那根粗粗壮壮的肉棒,不仅长度惊人, 而且看上去硬度十足,肥彪就那樣挺著那根烏紫色的東西,走到了安知水倒垂的 腦袋上方,接著兩腿一張,便跨蹲在安知水俏麗的臉龐前面。肥彪一手拿著攝影 機、一手握著他的肉棒,在把龜頭對準安知水的檀口以後,他開始挺動著屁股, 一邊做出在頂肏安知水嘴巴的動作、一邊滿臉淫笑的全程錄影。」哈哈,干之前 咱们先来几个镜头作为留念啊!「

   滿臉通紅的安知水,羞慚地看了肥彪一眼以後(安知水眼里是一脸坏笑着的 李路由),依然還是有点害羞的說道:「是……要……拍什麼……鏡頭……?」
   肥彪並未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以命令的口氣對她說道:「現在先把妳的 大腿張開. 」安知水毫無爭辯的張開了雙腿,但肥彪並不滿意,他喝斥道:「再 張開一點!儘量打開大腿就對了。」不管安知水已经有心里准备把第一次献给李 路由(虽然被催眠了),面臨這樣的場面,她終究也只能一邊緩緩地張開修長的 雙腿、一邊面紅耳赤、羞人答答的轉頭望向一边,根本就不敢去看男人的臉。
   已經呈60度角張開的那雙迷人玉腿,讓整個陰部毫無保留的暴露出來,那 濕糊糊的陰毛和濕淋淋的整顆水蜜桃,簡直叫人懷疑安知水早就爆發過高潮。
   但是肥彪並不滿意,他再次命令道:「把雙腳舉高、然後儘量張開!」
   安知水順從地將雙腿高舉向空,同時還努力的把雙腿張得更開,這個淫穢的 姿勢使她的陰戶呈現的更加徹底,而肥彪似乎也感到滿意,他微側著身軀,看著 那條微微張開的粉紅色肉縫好一會兒之後,接著便手一伸,竟然像是在剝橘子般 的將安知水的兩片大陰唇翻了開來。

   整個粉嫩多汁的秘穴瞬間全暴露了出來,除了惹人憐愛的大小陰唇徹底曝光 以外,就連那最不敢見人的妖豔秘穴,此刻也露出了一個大約五元銅板那般大的 小肉洞,还有那层粉粉的处女膜。只聽肥彪高聲讚賞道:「好美的一個小浪屄!」
   他話都還沒說完,手上的鎂光燈已經開始閃亮起來,而安知水這時才像忽然 驚覺到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正在被男人鉅細靡遺的欣賞著,只見她羞澀不堪的用 雙手掩住通紅的嬌靨,而那高舉向天的修長雙腿,似乎想放下來卻又不敢,不過 她那激烈起伏的碩大雙峰、以及那對怒凸著的小奶頭,正活生生昭示著她此刻內 心的無比亢奮. 肥彪已拍夠這個鏡頭,便告訴安知水說:「不要用手遮住臉,把 妳的雙手放到奶子上自己摸奶頭!」

   安知水遲疑了一下,但還是乖巧地聽從肥彪的指示,將兩手交叉在自己胸前, 然後便開始搓捻和逗弄著自己的奶頭,這時肥彪則放下手中摄像机,改用左手去 撐開安知水的陰唇,然後再用右手的兩根手指頭去抽插和挖掘那個小肉洞,当然 止步于那处女膜前,涔涔的淫水聲伴隨著安知水的輕哼漫吟響了起來,而在一旁 的站立式摄像机则在不停地捕捉著安知水那既苦悶又不時泛出微笑的甘美容顏。
   随后画面一闪,當肥彪再度冒出來時,竟然也是光溜溜的渾身赤裸,他毛茸 茸的肥彪在旁边赤裸着柔弱娇躯的安知水的衬托下,居然看起來有点精壯,而在 黑壓壓的小腹下,露出一個異常顯眼的紫黑色大龜頭,隨著他走動的腳步,那大 龜頭還勁力十足的上下震盪著,安知水的眼光聚焦在那上面,她睜大眼睛一直盯 著看,似乎也想看清楚它到底有多長. 肥彪看到安知水那副驚訝中帶著點欣喜的 淫蕩表情,不禁得意洋洋跳到床上俯瞰著她說:「怎麼樣?夠不夠大?有看頭吧!?」

   安知水望著他怒氣沖沖的大龜頭,竟然像是有些畏懼的跪立起來說:「喔, 你的東西好大……看起來好兇的樣子………」

   「嘿嘿……」肥彪淫笑道:「喜歡嗎?別人的是小鳥,我的可是隻大老鷹喔!
   哈哈………「

   安知水仰望著他說:「李路由,你太厉害了!」

   肥彪雙手插腰,心里却想李路由厉不厉害我不知道,反正他没机会插你了, 帮你开苞以后,我让你天天卖淫也轮不到他!随后肥彪以一付君臨天下的姿勢將 大龜頭對準安知水說:「對!李路由就是大鳥、大鳥就是我這根大屌!現在,妳 要我直接上、還是妳要用嘴巴先嚐嚐味道?」

   滿臉紅雲的安知水,先是瞧了瞧那一截露出在陰毛叢中的大肉棒,然後她一 邊挪動身體讓自己正對著肥彪的下體、一邊又抬頭仰視著肥彪說:「你這個人…
  …好粗魯!講話都不修飾……一點都不尊重人家。「

   「哈哈哈……」肥彪又是一陣得意的大笑,接著他屁股一挺,使大龜頭更加 靠近安知水的臉龐說:「我只是喜歡直接一點,能玩就玩、想幹就幹!大家乾脆 一點,既不必浪費時間兜圈子,玩起來也痛快淋漓,既然說是人生苦短,當然就 該即時行樂囉。」

   安知水瞠視了他一眼說:「李路由怎么你变得这么壞……而且膽子好大,很 不像平时的你………」

   說著她已悄悄湊近肥彪的跟前,同時雙手一伸便合握住那根硬挺向上的大肉 棒,但可能是距離還不足的關係,她的雙膝又往前挪移了一、兩寸,而肥彪低頭 看著她的每一個舉動說:「如果我不壞,現在妳會肯幫我吹嗎?再說如果我膽子 太小,能有機會跟妳上床嗎?」

   安知水羞赧的白了他一眼說:「算了,不說了,反正說了你也不明白。」說 著她雙手握住那根差不多有二十公分長、微微往上彎曲的大肉棒,在將它扳平、 並且對準她自己的嘴巴以後,接著她臉蛋往前一湊,便開始親吻起那個碩大的龜 頭,起初她只是用雙唇輕巧的左碰右觸,但過了一會兒之後,她便伸出舌尖去舔 舐整個大龜頭,而隨著她的舌頭越露越大片、舔舐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以後,肥 彪終於發出了舒爽的呻哦。

   看到肥彪那付痛快的表情,安知水忽然停止動作問道:「我這樣幫你舔你喜 不喜歡?舒不舒服?」

   正在仰頭閉目專心享受美女口舌奉侍的肥彪,不曉得安知水為什麼要突然停 止舔舐,他頭一低,有點慍怒的喝斥道:「不要停,快點繼續舔!」

   安知水似有若無的「嗯」了一聲以後,便一邊抬頭凝視著肥彪、一邊用舌尖 呧在馬眼上面,然後她眼簾一垂,開始沿著馬眼往龜頭的下方舔去,到了的崚溝 部份時,她先是左右來回的舔了好幾次,接著才將大龜頭底部的崚線全部都舔了 一遍。安知水臉上浮現一抹羞怯而淫猥的笑容,她再度抬頭打量了肥彪一眼,然 後才檀口一張,將大半個龜頭含入嘴裏,但也許是肥彪的龜頭實在體積太大,安 知水在努力吸啜了好幾次之後,才終於把整個大龜頭勉強吃進去,不過她並未吞 吐起來,而是靜靜地好像只是含著它不動,因為從安知水略微凹陷的臉頰看來, 她的舌頭似乎沒有任何的動作。

   然而肥彪發顫的軀幹和不時發出的怪叫聲,卻讓安知水的動作洩了底,雖然 镜头看不到她是怎麼款待大龜頭的,但是從肥彪那開始亂動起來的下半身,安知 水的舌頭肯定未曾閒著,而且她恐怕不僅是用舌頭在襲擊大龜頭而已,她当时應 該連兩排貝齒都運用了上去。

   肥彪仰頭閉目的「噢……喔……」叫個不停,他不斷的踮起腳尖,彷彿像是 隨時都會跌倒,終於他那無法保持平衡的身體,迫使他將雙手扶在安知水的頭頂, 然後他便跟安知水說道:「寶貝,把妳的嘴巴張大一點,我要把妳幹成深喉嚨。」
   安知水困難的仰望著他,臉上露出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情,然後便鬆開合握著 大肉棒的雙手,改為去扶著肥彪的雙腿,而這個擺明了要讓男人衝肏嘴巴的預備 姿勢,立刻使肥彪的精神益發抖擻,他捧住安知水的臉蛋,開始大馬金刀的頂刺 起來,电视中安知水的眉頭馬上一皺,而且臉上也露出了難受的表情,但肥彪並 不管她有何反應,只是一逕地開始蠻幹。

   強而有力的頂肏讓安知水很難招架,剛開始時安知水好像還可以控制大龜頭 頂入的深度,但才一分鐘左右,她便牙門一鬆,任憑大肉棒長軀直入、左衝右突, 只見她有時被幹的腮幫子鼓鼓的、有時則被頂的「吚吚哦哦」地不斷乾嘔,而肥 彪那雄壯有力的肉棒也越來越濕,最後連安知水的鼻尖都已經埋進他毛茸茸的陰 毛叢裏,他還是意猶未盡的緊緊壓住安知水的後腦勺,好像沒有一舉幹穿安知水 的咽喉就不肯罷休似的。

   其實以目前的姿勢和角度,肥彪幾乎是不可能達成心願的,一來因為他的東 西既粗又長、二則因為安知水可能也真的承受不了,所以他想全根盡入,把安知 水搞成深喉嚨的願望便很難實現,而他在狠毒的強攻了幾次都失敗以後,似乎也 發覺那並非是一蹴可及的事,只是,他雖然不再強求,但他才一拔出他濕淋淋的 大肉棒,已經被他整得七葷八素的安知水便立即仆倒在床上,她激烈的咳嗽令床 墊都發出了震動,而她那扭曲的胴體和倒披著的長髮,刻劃出一付飽受蹂躪的悽 苦模樣,並且肥彪還冷酷的睇視著她說:「起來躺好,老子要開始幹妳的騷屄了!」
   聽到肥彪冰冷的聲音,安知水側首仰望著他說:「李路由你……!……也不 讓人家喘口氣……休息一下……………」

   但肥彪根本不甩她的抗議,他像對待性奴隸似的用腳輕踢著安知水的乳房說: 「他媽的,賤貨!妳不是就喜歡這樣嗎?妳還裝什麼裝?馬上給我躺到這邊來。
   你这些有钱的大小姐都是母狗,喜欢被男人虐,越虐越开心「

   安知水望了肥彪一眼,但是並沒有吭聲,然後便朝著肥彪所指的床中央爬行 過去,她那種欲言又止、逆來順受的神情當真是楚楚可憐,只是,她一邊甩盪著 披掛在左肩上的長髮、一邊像條母狗般在床上爬行的淫賤姿勢,让肥彪再也忍不 主心中那个邪恶愿望!

   肥彪說道:「妳轉過來趴好,我要從後面帮妳后庭开苞。等下再帮你破你处!」 安知水乖乖的爬起來趴跪在床中央,那四肢著地、蹶高著翹臀的模樣,就如同一 條發情的母狗,搖尾乞憐地等待著公狗的姦淫,由於這回她是順向跪著,所以电 视能清楚的看見肥彪左手扯住安知水凌亂的長髮,用右手的食指開始去戳刺安知 水的屁眼,當那緊密的菊蕾忽然遭受襲擊,安知水本能的想要縮身逃避,可是因 為頭髮被肥彪像拉馬韁般的緊緊扯住,因此她根本無法閃躲,而安知水的狼狽模 樣,似乎更加激發肥彪的淫興,他不但硬生生地將整根食指插入乾燥的菊花穴裏 去攪拌,而且就在安知水悶哼出聲的同時,他又把中指也插進去胡亂挖掘,這種 粗暴的舉動使安知水忍不住低呼道:「唉……不要這樣……會痛呀……鷹……拜 託……不要這樣挖……噢……太乾了……李路由……你這樣會弄傷人家的。人家 那里还是第一次……」

   安知水的殷殷告饒,並未使肥彪興起憐香惜玉之心,相反的,他還變本加厲 的用力抽插著那兩根手指頭說:「他媽的!你这只小母狗越虐越开心,還在痛什 麼痛?說!妳的屁股有没有被你爸爸开苞过?」

   肥彪變態而下流的問法,似乎讓安知水相當的不悅與反感,她在回頭望著肥 彪時,露出一付欲言又止的委屈表情,但是隨即她又螓首一垂,然後便像被催眠 似的供述道:「人家的後面……没有给我爸玩過………」

   但肥彪依舊咄咄逼人的問道:「为什么不孝顺下你爸?」

   被催眠的安知水继续不知羞地答道:「人家的後面……只給男朋友玩………」
   但肥彪依舊咄咄逼人的問道:「怎么玩你这个臭屁眼?」

   即使在催眠下安知水还是有些難以啟齒的應道:「不……不是臭屁眼………
  我每天都洗的很干净……「

   然而肥彪並不滿意安知水的回答,他繼續追問道:「哦,是嗎?洗得干净就 为了等着让人插是吧?」

   ……随后,电视中,肥彪拿出一瓶早准备好的滋润液在安知水面前晃了晃。
   安知水臉上便再次露出了羞赧而靦腆的笑容,她的腦袋和胸部依然趴伏在床 舖上,但那迷人而優美的香臀已逐漸蹶起在半空中,肥彪從罐子裏倒出藍色的半 透明液體,開始塗抹在安知水的菊蕾周圍,當他把那黏稠的液體塗進菊花穴內時, 安知水打了個寒顫哼道:「噢……好冰喔………」

   肥彪將他那兩根沾滿藍色液體的手指頭,用力地在安知水的肛門內抽插了幾 下以後,才抽出來幫自己的龜頭也塗滿那東西,然後他隨手拋開罐子,開始一面 用他的大龜頭瞄準安知水的屁眼、一面嘿嘿淫笑著說:「好漂亮的大屁股!呵呵……幹起來一定很過癮. 」他扶住安知水的雪臀,以半立半跪的姿勢,一下子便 把他的大龜頭整個刺進安知水的肛門裏,安知水霎時發出了一聲慘叫,她因痛苦 而扭動的身軀,努力地想要逃離肥彪的掌握,但是肥彪的雙手死命地摜壓著她的 腰與臀,使她根本無法挺起腰部,因此,安知水就這樣被肥彪殘忍地闖入後門, 阴户还未开苞,后门就给人开苞了,随后幾乎大肉棒只要多挺進一公分,她便蹙 著眉頭難過的往前爬行一寸,而這種亦步亦趨、緊迫盯人的幹法,讓安知水一面 不斷的往床頭爬去、一面哀哀求饒的悲鳴道:「噢……啊呀……喔……痛、痛呀!
   路由……真的好痛……喔…………拜託……好哥哥……你的……小弟弟實在…

  …太大了!……噢……啊……人家的肛門……快被你的大老二……撐裂了… …哎唷……嗚……求、求你…………請你還是……放過人家的屁股吧………「但 正幹的津津有味的肥彪,怎麼可能就此鳴金收兵,他不僅沒給安知水有稍微喘息 的機會,而且還將露在外面大約三分之一長度的肉棒,一鼓作氣的頂進安知水的 屁眼裏,只見安知水就像突然被人捅了一刀似的,不但整個趴伏的身軀往前急竄 而出、就連嘴裏也發出哭聲吶喊道:」啊、啊……痛死我了呀!「

   安知水的悽慘呼聲,反而使肥彪的臉上浮現了更淫邪的笑容,他眼看安知水 的腦袋都已頂到床頭板,還故意使勁的抽插起來,他強悍地衝撞著安知水的臀部, 迫使安知水的腦袋只能歪曲的擠著床頭板、而她的雙手也無助地癱軟在床上,望 著安知水那種狼狽不堪的模樣,肥彪竟然還揶揄著她說:「如何呀?婊子,這樣 幹妳屁股舒不舒服?」安知水眼角噙著淚水,她撥了一下披散在她臉頰上的亂髮, 幽幽的望著肥彪說道:「你幹嘛這麼狠?……是不是想活活把我玩死?」肥彪嘿 嘿淫笑道:「我怎捨得玩死妳?我只不過想讓妳徹底享受一下肛交的美妙滋味而 已,呵呵……來,這次我會溫柔點. 」說罷他扶著安知水的纖腰,不過並未退出 他的大肉棒,兩個人便一起退回到床中央,然後他又再度長抽猛插起來,雖然沒 有剛才那麼猛烈和粗暴,但电视中可以看到安知水臉上依然帶著悽苦的神色。
   也許是同一個姿勢已經玩太久,肥彪忽然拔出他的大肉棒說:「妳躺下來, 我要從正面肏妳屁眼。」

   安知水乖乖的躺下來,而且主動張開雙腿、高舉向空,但肥彪跪到她跟前以 後並未馬上行動,而是把她旋回最初橫亙在床中央的位置,然後他才扶著她的雙 腿開始頂肏起來,然而正面攻擊的體位似乎使安知水更難承受,只聽她吁吁呼呼 的喘息道:「噢……這樣好難受……李路由……我還是趴著讓你從後面來好了。」
   儘管肥彪自己的動作也有些滯礙,但他卻一意孤行的說道:「不用,我喜歡 這樣……喔……好緊……幹起來比剛才更舒服!……肏……小騷屄……沒想到妳 屁眼會夾龜頭……噢……真是爽!以后我天天干你屁眼,干完后让你舔干干净净」
   無可選擇的安知水,只好儘量扳開自己的雙腿,任憑肥彪去狂抽猛插,痛快 地摧殘著她的处女菊花穴,但因為电视看不到表情,所以只能從她的呻吟聲去判 斷她自己到底是痛苦或快樂,不過從她有時大扳著自己的腿彎、有時又猛拉著自 己腳尖的動作看來,她当时已經逐漸陷入了肛交的快感中,那越抬越高的屁股、 以及那越來越亢奮的哼呵聲,促使肥彪更加狂暴的策馬奔馳. 終於,幹的如火如 荼、汗流浹背的肥彪,猛地一把將安知水的雙腿往前一推,使她的雙腳反折到她 的腦門之上,而那整個懸蕩在半空中的雪白屁股,開始讓他以泰山壓頂的伏地挺 身姿勢,直上直下的全力刺戮起來,那種全根盡入又全根盡出的抽插畫面,看得 安知水是兩眼發直、浑身亂抖……

  安知水狠狠地盯着肥彪:「你以为这些视频就可以威胁我吗?

   我以安家的名义,我就算身败名裂,我也绝对不放过你!「

   肥彪也不管安知水那看似凶恶却非常可爱的眼神,轻轻一笑说道:「李路由 还在我的手中。」

   安知水满是泪水的俏脸一呆,这才想起还有一起同来的李路由。

   「你,你把李路由怎么样了?」

   安知水梗咽着问道。

   看到,以李路由为威胁对安知水有效,肥彪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安知水 不买账,不然要么自己真的会有点麻烦了。

   「你……快说!」

   安知水气急,大滴晶莹的泪珠从眼里落下。

   娇柔的摸样让肥彪心中一荡,本来在安知水体内软下来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安知水脸上闪过一丝羞愤之色,柔柔的骂道:「混蛋,快住手……」

   肥彪捏住了安知水娇媚漂亮的脸蛋,淫笑着说道:「小美人,小水儿,李路 由在我们的手中,要是你把事情公开的话,他就会没命哦。还有,刚才的视频后 面部分你还没看呢!刚才你为了让我再大展雄风帮你正式开苞,可是花样尽出, 令人叹为观止呢!又是帮我舔脚趾,又一边帮我撸着鸡巴,一边舔吸着我那还没 洗干净的肛门,非常风骚呢!我想先去个小个便再干你,可是你太性急了,就直 接让我尿到你嘴里了!嘴巴还说着就是我拉的屎你也会吃干净!以后要成为我的 专属厕所……」

   肥彪在安知水的乳头上又捏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假如你好好听话的话, 他就不会有什么事。你看,李路由对你这么好,他现在的性命就捏在你手中啊, 嘿嘿,你看着办吧。是乖乖听话呢?还是牺牲掉你男朋友的性命?还有那些风骚 的视频放到网上会发生什么事?」

   安知水心中慌乱如麻,被奸污的痛苦几乎让她无法思考了。自己可以叫保镖 杀了眼前这个破了自己处女之身的男人,视频也可以想办法收回去。但李路由的 性命恐怕就不保了,但是李路由为什么不能保护自己,为什么本来交给他的珍贵 的处女身被一个中年男人夺取了?但是她最爱的李路由如果被人……那她也活不 下去了……但假如屈服的话,自己恐怕一辈子都要当这个男人的玩物了。

   但是不答应的话,李路由的性命就……安知水善良的本性终于占了上风,她 睁开满是泪水的大眼睛,嘶哑着喉咙对肥彪说:「只要我乖乖听话,你们就放了 李路由吗?」

   肥彪一边抚摸着安知水光滑的大腿,一边回答道:「没错,只要知水你乖乖 听话,我们就放了李路由,不伤害他的性命。」

   「好……我会乖乖听话的……」

   安知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道:谁……快来救救我啊……快来救救 知水啊……

  第二天早上,看着李路由一脸笑容地走了出去,安知水面无表情的被肥彪搂 着香肩再次进入了她被肥彪毁掉清白之身的房间,安知水将唯一罩在身体上的浴 衣脱下,美妙完美的肉体再次暴露在男人面前,安知水在肥彪的指示下爬上床张 开了修长的双腿,肥彪关上房门,淫笑着跟着爬上了床。

   不一会,房间里就响起了男人的淫秽的笑骂声和女人越来越响的娇柔叫床声……可怜的安知水还不知道,SSS级别的催眠尽管有时候有破绽,但SSS级 别催眠出来的快感却比毒品还要可怕……她这辈子是要完了……李路由身边的女 人命运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