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狗系列11】抖M妹】(31)【作者:大狗(hohodog)】
【【大狗系列11】抖M妹】(31)【作者:大狗(hohodog)】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1)再次接触

  八月底,想到月初日本妹才刚送上门来,还外带两个台湾妹。

  转眼间已经快一个月。

  米子在我床上跟胖子收费被搞后,衍生出玉琴代夫出征,光明正大在自己男人面前被我前后开钻。

  那个闯祸的麻烦制造者,不知道是不是第六感的反应还是又搭上别的男人。
  总之米子就这样消失了快一个月,其实晚上去荣星花园慢跑时,大可以顺路去她工作的药妆店找她。

  但是我想既然她好像有意避开我,那我也不必自讨没趣。

  反正米子虽然有着32F的大奶,但家里就有个32E的小只马护理妹玉琴,随时
可以搞。有时候还有贫乳妹小虹来探班兼帮我按摩。

  加上中午有时候没人在办公室,也可以把琳妹压在办公桌前,掀开她的窄裙,撕破丝袜,从后面就上马。

  总之少了米子这个大奶妹,对于现况有多穴可用的肉棒,好像就可有可无。
  回归正常的生活,晚上下班后,先回到宿舍,简单冲洗后,换上运动服,在公寓门口略为热身后,朝着复兴北路的人行道跑去。

  经过民权东路,转向荣星花园,一路上都是上班族跟学生。

  偶尔遇到一两个跑者,点头微笑,或伸手打招呼,然后擦身而过。

  快到龙江路时,遇到红灯只能停下来等候。

  前面站着一位穿着细肩带背心跟短裤,绑着马尾的跑者。

  马尾下的脖子已经冒出汗珠,体温散发出沐浴乳还是洗发乳的香味。

  她趁着红灯时,弓箭步拉拉自己的脚筋。

  正当我站在她背后默默欣赏这美景时,她转身看到我,跟我打招呼。

  原来是住我后面的邻居。

  这位人妻,年纪跟我差不多,介于35-40岁间,身高约在160-165公分间,体
重可能不到50公斤。

  除了在自家后阳台晒收衣服会遇到外,大概就是运动时。

  「晚上没妹陪啊?所以来跑步消除欲火吗?」

  人妻偷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

  「跑步是要维持体能,哪有办法消除欲火啊!」

  对着人妻说,我的眼神却是钻进她细肩带上衣的正中央。

  一不小心就被人妻发现。

  「怎么了,平常看你床上的女人都是乳牛,我这种胸部不大的女人,你也有兴趣啊!!」

  冷不防人妻用手挤了自己两边的胸部,还好旁边没有人在等红绿灯。

  但是她这么一挤压,却在胸部挤出很明显的两点激凸。

  原来这件细肩带上衣里面有着薄博的罩杯,方便穿着时里面不用再穿胸罩。
  「男人不都这样,没上过的穴,没摸过舔过的身体都有吸引力。」

  有机会就放放饵,看看有没有机会勾引上人妻。

  「先跑两圈再聊吧!!」

  绿灯一亮,人妻开始往前跑,到建国北路转弯,绕着公园就这样跑了两圈。
  两人从入口处往里面走,在广场处的阶梯坐下。

  广场还是有人在跳舞,年轻学生在练舞,或是谈恋爱。

  「好像不常看到你先生?是早出晚归的工作吗?」

  基本上在后阳台作业时,只看过或听到人妻跟两个小孩。

  「他长期在美国上班,大概三四个月回来一两周。」

  人妻在我面前拉筋,深蹲,衣服领口隐隐往下垂,像是在诱惑我。

  「辛苦了!没老公陪,还常常要忍受后面邻居的做爱声音。」

  我喝了口水。鼻子闻到的是流汗后飘出的香味。

  「奇怪。同样是男人,你好像常常在做爱,我们则是一年做爱大概10来次而已。有时候就算他回来半个月,我们也没做半次。」

  人妻主动说出夫妻床第的次数。鼓着嘴,看着我。

  「我也这是一两年才比较疯狂,不然之前也是乖乖上班族,每天加班。」
  说真的是突如其来的被裁员,去垦丁消磨时间,认识胖子跟小芸,开启我的桃花期。

  「好了。快八点,我要回家了。女儿快要到家了。我回去准备东西给她吃。对了,你会修电脑吗?有空帮我看看笔电。」

  修电脑?这好老的梗了,还有人用啊?工具人最后变成阳具人。

  「掰掰!我也要回家喝啤酒看影集了。」

  人妻一脸不可置信,我今晚这么优闲。

  回到家,走向厨房通道,把上衣跟内裤脱下直接丢进洗衣机跟这两天的脏衣服一起洗。

  走出后阳台,收下晒好的衣物,只见对面的纱门也打开,人妻也走到后阳台来。

  跟我们不同的是我们洗衣机放在室内,人妻家的洗衣机放在后阳台。

  「嗨!又见面了!」

  我一边收衣服,一边跟她打招呼。

  「你又在当遛鸟侠啊!」

  人妻嘴里笑着说,眼神却不时地飘向我的身体。

  我趁机套弄肉棒,几下子就让肉棒充血呈现斜角地耸立。

  果然充血的肉棒更加吸引她的目光。

  「好了,不聊了。我要去洗澡了。」

  人妻说完,正面对着我脱下身上的细肩带背心,这一脱,马上露出她的上半身。

  胸前大约B-C罩杯的胸部,虽然乳头跟乳晕比较属于褐色,但浑圆的胸部也是可观。

  接着她弯腰脱下短裤跟内裤,可惜她的身高关系,下半身被女儿墙给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

  直到她提着洗衣篮走进室内时,才看到她的背面,腰身不错但屁股略显扁平。
  冲洗完,回到房间,打开笔电,拨放音乐。

  突然对面的房间灯亮了,原本对面房间亮灯时,通常都会拉上窗帘。

  这一次却没有拉上窗帘,只见有人拿着吹风机在吹头发。

  人妻好像看到我回到房间,对着我笑。

  我关上房内的灯光,在昏暗的视野中欣赏对面的房内春光,其实也没什么春光可言,因为人妻身上包着浴巾。

  五分钟过去,她终于吹干头发,收好吹风机。

  只见她转身打开衣橱,拿出什么东西。

  然后站到床上,这下整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人妻慢慢解开浴巾,整个人就这样裸体对着我。

  在室内灯光下,她的身体看得更清楚。

  下半身的三角地带,有着浓密的阴毛遮掩住穴口。

  她弯腰穿上胸罩,把胸部乔好,跟着穿上内裤。

  内裤的款式却是让我眼睛为之一亮。

  因为内裤前面的三角区域竟然是网状的,也就是可以看到阴毛。

  突然房门口跑进一个小男生叫她,人妻连忙穿上短裤跟背心跟着小男生出了房门。

  以为这场秀就这样结束,准备出房门去拿啤酒时,有个女生进来了,她穿着黄色的制服上衣,搭配黑色裙子。

  一进到房间,把书包往桌上一丢,接着往床上一躺,突然两腿抬高,对着空中踢了几下,这一踢,我看到的是一双笔直白皙的铅笔腿。

  小男生又出现门口,好像叫她吃饭之类。

  女学生站了起来,似乎没注意到今天窗帘没有关上,也或许对面的房间是暗的,让她没有戒心。

  女学生转过身面对我边房间时,制服前面的钮扣早已解开,看来是躺在床上时解开的。

  上衣往两侧敞开,露出里面黑色的胸罩。

  拜校园民主之赐,现在学校好像不太敢管女学生制服下面的内衣裤颜色。
  她脱下制服,饱满的胸部把胸罩罩杯鼓得满满的,不用猜她的胸围绝对比她妈妈大上许多。

  接着脱下黑色裙子,裙子下也是穿着黑色内裤,小小的内裤把臀部显得更丰满。

  当她伸手到背后解开胸罩扣子时,我还以为有机会看到她的胸部,没想到她却转身背对着外面,脱下胸罩,然后套上背心,接着坐在床缘边穿上短裤,关上灯走出房间。

  连续看了母女两人的春光,弄得我肉棒都炯炯有神了。

  自从有女人可以搞之后,我也鲜少自己打手枪,就当作休息保养。

  熄掉香烟,走到浴室淋浴。冲洗完,躺在沙发上,啤酒都准备打开时。
  突然接到电话,是蓉姊打来的。

  「大狗,在哪?有事吗?没是过来林森北**巷的****,我跟龙哥在这边。」

  换上简单的服装,出了巷口,拦了计程车,不到10分钟就到达蓉姊说的巷口。
  往巷内走去,路上跟路边都有已经喝茫的人,英语日语此起彼落。

  有些店看到我经过,还会有人出来揽客。

  终于走到蓉姊说的店前面,人还没走到大门,已经有人开门。

  服务生引领我到店内比较内侧的区域。

  圆桌,圆沙发椅围成一个区域。

  「大狗,你真慢啊!我跟龙哥等这么久,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韩国的金先生,还有他的秘书金小姐。

  这两位是我们公司的人,她们你之前见过了。苏经理还有她的女儿。」
  龙哥坐在沙发椅上抽着大根雪茄,蓉姊站起身靠在我旁边介绍今天的人。
  干!这是炮友大集合吗!

  秘书金小姐竟然是妍希,那头韩国乳牛妹,胸前是32G的桃子奶,有着粉红色的乳头跟乳晕。在紫苑家被我肉棒给捅过。

  可惜那一晚以为可以多搞妍希几次,但是因为紫苑的妈宝老公出槌,导致没得搞。

  苏经理,我知道,就是那天我替老头去开会,问了我一堆问题的人。

  苏经理年纪跟蓉姊差不多,留着短发,一脸伶俐,做事简洁有力的那种有事业心的女强人。

  在公司,她穿着套装,看不太出来身材,但应该没有蓉姊好。

  可是今晚,我李咧,苏经理竟然穿着一件洋装,脖子戴着项链,领口垂皱着,事业线很明显的露出来。

  更不用说事业线旁被挤出来的饱满的两边半球。看来是个隐乳娘。

  短短一秒钟视线看过研析、苏经理,最后是她宝贝女儿。

  天啊~~她的宝贝女儿竟然是雯雯。

  那个被芙蓉设计,在北投温泉饭店内被我舔阴舔到喷水,穴口被我干到出血的雯雯。

  她妈如果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曾经搞过她女儿,不知道会不会当场杀了我。
  这一桌,两人一组,三组人马,共六人,竟然有三人被我骑过。

  顿时我有点傻住了。身体僵硬,不是老二僵硬。

  「大狗,坐下啊!不要傻在那里!」

  蓉姊拍拍我的肩膀,把我惊醒。

  简单几轮敬酒后,听着大家聊天的内容,我才拼凑出这个聚会的轮廓。
  苏经理的前夫是韩裔美国人,苏经理在美国念书时认识进而结婚,两人在美国生下雯雯。

  但流着韩国人大男人主义血统的他,婚后会暴力相向,所以苏经理打了离婚官司,拿到大笔的赡养费跟抚养权后,回到台湾重新出发。

  苏经理跟蓉姊既是同事,也刚好是邻居。

  虽然业务上没有关联性,但是刚好龙哥的贸易事业想要往韩国发展,透过苏经理搭上妍希的主管,也是韩国交流协会的干部金先生。

  妍希会简单的中文,但是英文不行。

  金先生只会韩文,中文还在学。英文有点怪怪的。

  龙哥会日文,但英文不行。更不用说韩文。

  蓉姊会日文,英文也不错。

  苏经理则是英日韩都通。

  雯雯因为留日,加上从小家里有讲韩文,所以日韩文都通。英文就勉强了。
  反正7个人就是中英韩三种语言交杂下,一面喝酒,一面谈着公事、时事。
  一个小时过后,两个小女生已经坐在一起,我在中央。

  四个主角则是男女交杂坐。

  「我去上个厕所。」

  在家喝了罐啤酒,在这边则是喝着加冰的威士忌,很快地就想要尿尿。
  这家小酒吧有点像只做熟客的小店,最前面有个小舞池可以唱歌兼跳舞。
  像是妈妈桑的女人跟另一个有点年纪的小姐,陪着两个像是日本人喝酒。有时则是一起唱歌,跳着慢舞。

  吧台内两个男生早就溜到外面抽烟,顾着门口。

  尿完通体舒畅,打开门出去,妍希已经站在外面。

  「大狗,你那天晚上怎么就走了。」

  那晚我是被赶走的,智孝赶走我的。

  「没,就想说紫苑的男友在那边,不方便留宿所以我就回家了。怎么了?」
  由于是跟着主管出来,所以妍希身上还是穿着粉红色的衬衫加上短窄裙,踩着高跟鞋。

  不用想,穿着衬衫的妍希很自然的胸前就是隆起两大球。

  衬衫扣子间,或是衣服透光,可以看到里面是红色的胸罩。

  「人家以为你那天晚上还会跟人家……」

  妍希转头看走来的通道没人,人慢慢往我身体压过来。

  女人这举动大概就是那晚没吃饱,想再吃时,食物已经收走了。

  「你想那天晚上还要怎样啊~~」

  我的手壁咚着妍希,胸口压在她的大奶上。

  「你很讨厌,明明知道人家想要什么。就算要走,也该留联络方式给人家啊!」
  妍希的手已经抱着我的腰,故意扭着胸部跟我摩擦。

  「这么想被我干啊!怎不跟智孝说,我可以去找你们啊!」

  我的右手毫不客气的去抓着她的臀部,然后往腰部,最后由下往上抓着她的左边胸罩下缘。

  「人家不想被智孝知道啊!只想单独找你。好好……」

  我应该没搞错,两人紧贴着,但很明显的我的裤裆被东西抓着,低头一看,妍希的左手抓着我的裤裆。

  「晚上先让你含肉棒,满足一下好吗?」

  我抓着妍希的手,拉着她,快速的闪进洗手间内。

  反手才锁上门,妍希已经坐在马桶座上,连内裤一起拉下我的休闲裤,手开始套弄着肉棒,原本在外面被她挑逗时已经有点充血的肉棒,在妍希的手掌套弄下,很快就变硬。

  「用你的嘴巴尝尝吧!」

  我伸手到她的后脑,压着她的头,龟头一下就被双唇包围,舌尖舔着我的尿道口。

  妍希眼睛看着我,开始吸吮起肉棒。

  我伸出手,解开她衬衫上面两个钮扣,红色蕾丝罩杯在我眼前。

  我伸手拨开罩杯上缘,将手伸进里面,凭着手指头的感觉,一下子就捏到她的乳头。

  「呜~~人家想要。现在。」

  妍希吐出肉棒,看着我。

  「这边?你也太急了吧!小姐!」

  妍希像是被点燃欲火一样,转身要我坐在马桶座上。

  往上撩起自己的窄裙,跨着站在我上面,准备伸手把内裤拨往一边时,才发觉被里面的黑色丝袜给阻挡了。

  妍希一脸哭丧的脸看着我,差点把我逗笑。

  我伸出手抓着穴口附近的丝袜,往两侧用力一扯,丝袜马上被我扯出一个破洞。

  黑色丝袜下穿着红色内裤,我伸出右手,中指一下就滑进她的穴内,「啊~~」

  没想到这穴早就湿答答,等着男人肉棒的光临。

  妍希的手拉开自己的内裤,将穴口对着龟头慢慢坐了下来。

  两人眼睛看着龟头把穴口的阴唇撑开,挤进穴内。

  「啊~~啊~~啊~~啊~~」

  妍希将身体重量慢慢放下,肉棒一路往里面挤进去。

  我正面面对着两个大大的红色罩杯,我伸手到她背后解开扣子,将胸罩往上推。

  被罩杯包复住的32G桃子奶,脱离罩杯后,一下就往下坠,我张嘴只能含到一边的乳头。

  另一边的乳头则是交由手掌来接待。

  含着粉红色的乳晕跟乳头,手掌轻轻的揉着。

  下面肉棒则是交由妍希来控制,她将双手手臂靠在我的肩膀上,控制着肉棒在自己穴内的深浅。

  妍希大概也知道这场性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只见她卖力地扭动臀部,穴内皱折则是被龟头又插又刮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下次来~~啊啊啊啊~~人家~~啊啊啊啊啊~~房间~~搞~~啊啊啊~~人家穴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