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绝望卧底】(第一部)(龙队长篇)(01)【作者:zwsisbest】
【绝望卧底】(第一部)(龙队长篇)(01)【作者:zwsisbest】
字数:9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金鼎大厦,地下室内。

  这里就是朴美真进行软骨剂研究的实验室,而今天这里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一般。各种持有火器的黑衣人不断巡逻,而一个个白大褂则不停的忙碌着。
  一个矮胖的韩国人正对着自己旁边的一个白大褂大发雷霆「你他妈的这是搞的啥,今天军方的代表要来验收成果,出了事老子把你扔到臭水沟里喂鲶鱼!」
  下手被骂的灰头土脸,一声不吭。「去去去,赶紧滚!

  正在这时,一身红色女装的朴美真出现在地下室中,身边跟着的就是当初给张明注射软骨剂的白大褂。

  「金二钟,事情准备怎么样了?」

  矮胖的韩国人,也就是金二钟一路小跑的过来,气喘吁吁的他仿佛是一个肉球在地上滚动。

  「夫人,都准备好了,药剂充足,试验品也都做好了准备,保证没问题!」
  金二钟一脸谄媚的回答到。

  「今天千万别出岔子,这可是我们朴氏集团最大的机会,而我的父亲竞选下任总统也要依靠今天的成果。

  一旦出事,后果你懂的!」

  金二钟立刻称是。

  「报告夫人,军方的特使到了!」

  一个黑衣人走过来报告。

  「我知道了,离了准备!」

  朴美真吩咐道。

  挨了肥猪一样的金二钟一顿臭骂,虽然不舒服,但是也给了我脱身的机会。我就是刚才那个被臭骂的白大褂,而我的真实身份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名字叫做龙泉升。不,这时候已经不是大队长了,我暂时被撤职了。

  在赵文圣失联后,我失去理智的忘金鼎开车冲去,但被特警设的路卡挡住,迎接我的是局长的一耳光。

  「龙泉升,你脑子废了吧!这时候去能有屁用?送死?」

  局长大发雷霆,一是对那晚行动失败的不满,二是对我关键时刻还失去理智犯二去送死感到失望。「本以为你能堪大用,没想到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然后局长对旁边的人说:「龙泉升撤职,禁闭一星期,留用察看三个月!」
  局长气呼呼的走了,而我也从那时起正式由大队长变成了普通警员。不过禁闭之后,我又有了接触金鼎的机会,公安系统的又一次卧底任务下达了。我自然报名,但我认为选上的希望不大,毕竟有过一次不理智的经历。可是没想到的是,唯一一个选中的人居然就是我。

  任务已经进行了两个月,两个月的时间我是进了浑身解数,终于混进了朴美真的研究队伍中,并接触到了核心的秘密。

  这不单单是金鼎的问题,而是美国军方秘密研制的一种药剂,能瞬间让人体的骨质变酥,从而使其失去战斗力。

  这种可怕的药剂由一个华人研究员最终完善,他叫刘开宙,是一个为了研究可以抛弃人性的研究狂人(也就是当初给张明注射的白大褂)。

  而为美国军方投资这种药剂的正是韩国朴氏集团,朴美真是项目的直接负责人。

  了解到这一切后我十分震惊,更令我愤怒的是朴美真居然拿中国人来进行药剂的人体试验。

  眼睁睁的看着同胞被折磨,我却无能为力,这令我十分的沮丧,也更使我下定决心要摧毁这个计划,铲除这个邪恶的组织。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门口进来了十几人。这些人有亚洲面孔有欧洲面孔,基本都是身着军装。领头的是一个面目姣好的女人,亚洲面孔,身着黑色女士西装,长西裤,脚下一双黑的发亮的高跟鞋。

  朴美真走上前与女人握手,说到「没想到金玄雅小姐亲自到来,真是荣幸!」
  这原来也是一个韩国女人。

  金玄雅淡淡的一笑「客气了,朴小姐给我大韩民国做出了如此成就,玄雅自愧不如。

  今天代表军方钱来验收,还请朴小姐多关照!」

  「应该的,金小姐请!」

  朴美真说完一伸手为金玄雅引路,两个韩国女人带头走向了实验室内部。
  身后的人自然跟上,包括金玄雅带来的军方人士,朴美真的核心研究人员,当然肉球金二钟也包括在内。

  我这样的小研究员只能跟在最后。

  「这就是最近研究的软骨剂,能让人的骨骼在注射后一分钟内酥化。」
  朴美真为金玄雅介绍。「嗯,人的骨骼变酥具体能达到什么程度呢?」
  金玄雅回头问到。「具体的还是由我演示给金小姐看吧」朴美真对旁边的人吩咐道:「拉一个试验品过来,演示给金小姐看。」

  几个黑衣打手拖进来一个人,这人看只有二十几岁,神志还是清醒的,嘴里在不停的叫骂。但是身体受制的他却也只能过过嘴瘾。

  而此刻的我却大吃一惊,这年轻人正是失踪很久的赵文圣。此刻他虽然神志尚清醒,但是身体缺是十分虚弱。由于我带着口罩,他并没有认出我,而此刻的我心里着急,但是无能为力。

  黑衣打手把赵文圣按倒在地面的试验台上,将他的手脚用试验台上的金属卡扣固定,然后一个白大褂将一只软骨剂注射到了他的身体里。注射后,赵文圣不一会儿便开始剧烈挣扎,并发出了惨叫「啊啊啊,混蛋,魔鬼,你们不得好死!」
  「金小姐,这是注射后半分钟的现象,药剂使人体骨骼变酥,同时会产生巨大的痛苦,但当药剂完全发挥作用后,这种痛苦会消失。」

  果然一分钟后,赵文圣停止了惨叫。

  「那么,怎么样知道这人骨头酥到什么程度。」

  金玄雅说到。

  「别急,金小姐,我来给你演示一下。」

  朴美真说着走到了仰面躺在地上的赵文圣身前,然后抬起了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并踩到了赵文圣的手上。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朴美真那漂亮妖艳的高跟鞋上,观察着接下来的发展。

  朴美真脚部开始用力往下踩,而此刻地上的年轻警员发出了凄惨的嚎叫。
  我可以看到,随着朴美真的高跟鞋往下踩,赵文圣的手指被并拢在一起,然后整个的扭曲变形,期间伴随着骨裂的咔嚓声。

  朴美真左右扭动脚踝,用高跟鞋的前脚掌在赵文圣不成型的手上继续碾动,直到鞋底与地面接触为止。

  当朴美真抬起脚时,赵文圣的手被踩的如压扁的蛙掌一般,而手的周围已经鲜血淋漓。

  「金小姐请看,这就是软骨剂的效果,正常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把人的手骨完全踩碎,但是注射软骨剂后,人的骨骼强度完全丧失,从而可以达到这种效果」朴美真冷酷的介绍到。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充满了悲愤,但是自己现在无能为力,只能继续看着这个恶毒的韩国女人的施虐表演。

  「嗯,不错,效果很显著」金玄雅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平淡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是,这只是人体骨骼里较软的手骨,不知道强度最高的骨骼在软骨剂的作用下能达到什么效果。」

  金玄雅继续说道。

  「强度最高的骨头?」

  朴美真一愣。这时,金玄雅迈步向前走去,黑色的长西裤修饰出了她修长的美腿。她走到朴美真身旁,然后说到「我来试试。」

  朴美真后退一步,说到「当然没问题,金小姐请!」

  地上的赵文圣剧痛过后,稍微恢复了些许神志,他还是非常硬气,看到走上前来的金玄雅,用虚弱的声音继续叫骂「我去你祖宗,韩国婊子,有种给爷爷个痛快!」

  金玄雅依然没有表情,只是继续开口「最近我们韩国遇到了很大麻烦,萨德的部署遭到了中国强力的反制,总统被弹劾,国情不稳,国民也怨声载道。
  如果这个研究再不能成功,那么我们党派就会彻底无缘下届总统的选举,这也是军方不愿意看到的」金玄雅说着,走到了地上的中国男人身前「人的骨骼最硬的地方,就是这里」说着,金玄雅那黑的发亮的高跟鞋已经占到了了赵文圣的头旁,然后抬脚踢了踢他的脸。

  「这里,你的药剂能攻克吗?朴小姐」金玄雅回头对朴美真问到。

  而此刻朴美真会心的一笑,说到「金小姐,请!」

  「那么,你的成绩就由我来考量!」

  「呸,韩国婊子,还考量,你考量个屁!」

  赵文圣侧过头,吐出一口口水,不过由于身体虚弱又注射了软骨剂,口水并没有吐的出来,只是顺着嘴角流出。

  金玄雅缓缓的抬起修长的美腿,站立时被裤脚遮住的高跟鞋鞋跟完全露了出来,反射出了狰狞的光亮。赵文圣看着金玄雅抬起的高跟,面容毫无畏惧,嘴里继续叫骂「来啊,老子的头是钢板做的,韩国婊子,往这里来,我吭一声就是你养的!」

  金玄雅看着脚下中国男人英勇无畏的神情,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其实你怕的要死吧!」

  金玄雅将脚移动到赵文圣头部上方,晃动了一下脚踝,尖细的金属鞋跟闪烁着刺目的光亮。

  赵文圣没有回答,只是英勇的眼神表达了他想要说的一切。

  「嗯,不错,不过要是这样呢?」

  金玄雅回头看了一眼朴美真,朴美真会意的一打响指,几个大汉又从门外押进来了两人。

  「爸,妈!」

  赵文圣的神情再也不复英勇,一个人无所畏惧,但是家人的安危确是摧毁心智最有效的武器。

  「孩子!!孩子,你怎么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们!快放了我的孩子!」

  赵母惊慌失措,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可怕景象是不是她正在做的噩梦里的。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一个仁慈的人,死前让你再见到父母一面,你可以安心的上路了,你的死将转化为我们的数据,你也算是死的有价值了。」

  金玄雅依然面无表情的冷酷说道。

  此刻赵文圣真的怕了,他不怕一个人赴死,但是怕自己在最爱的父母面前如此死去。金玄雅的脚缓缓的踩下,赵文圣突然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他失心疯一般的惨嚎着「啊!!!」金玄雅黑色的高跟鞋整个的踩到了赵文圣的头上,高跟鞋的前脚掌踏住他的额头,而细细的鞋跟扎在他的下巴上。赵文圣剧烈的摇晃着头,就像是将死的人做出点最后挣扎。

  我双手紧握成拳,悲愤充斥着我的胸腔,如果有一面镜子,一定可以映照出我血红的双目。而就在我马上就要失控的时候,朴美真吐出了一句话,彻底把我打入了冰冷的深渊。「你,去按住那个人的头,别让金小姐烦恼!」

  朴美真随意一指,但是巧合的是偏偏指到了我的身上!我如坠冰窖。

  我如同僵尸一般,一步一步机械的走向了赵文圣,这条道路,仿佛就是不可救赎的地狱之路。

  当我蹲下身时,挣扎的赵文圣突然安静了下来,并对着我露出了笑容。
  我心里一惊,难道他认出了我?如果是这样,什么警察使命,什么摧毁邪恶的犯罪组织,通通都可以抛弃啊,我自己的兄弟,哪怕是牺牲我自己也要救出的兄弟,与其痛苦的看着他死去,不如拼上我这条不值钱的小命,哪怕似在这里,也要让这两个恶毒的韩国女人去陪葬!我的手中无声的捏住了一根银针,那是我小时候的师傅教会自己唯一的武功。

  可是这时,惊呆我的是赵文圣的眼神,那是我多么熟悉的眼神,刚入警队的精英,骄傲的年轻警员,一起训练,出生入死的兄弟!我读懂了他的意思,那正是我们共同的语言Stay cool!!

  我颤抖的伸出双手,但是眼前令人绝望的一幕发生了。

  在我的手要触摸到赵文圣的脸的时候,金玄雅那亮黑的高跟鞋一瞬间从赵文圣脸上抬起十公分高度,之后又一脚跺下!高跟鞋蹬踩在赵文圣的头上发出了砰的一声,赵文圣的头瞬间被踩的扁下去了一半,他七窍流血,嘴里还在微微颤抖着说着什么,只是我已经再也听不清。

  血红的景象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的手僵直的停在了距离赵文圣头颅五公分远的地方。

  金玄雅继续用力,赵文圣的头在高跟鞋下继续的变扁,伴随着不断的咔哧声,直到头颅的上半部分彻底碎成一滩烂肉,而被金玄雅踩碎的头盖骨刺破头皮,恐怖的露了出来,赵文圣仅剩的下半部分的头,嘴巴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啊啊啊,孩子啊!」

  赵文圣父母悲痛欲绝的声音惊醒了我,而此时金玄雅的高跟鞋还踩在赵文圣被踩扁的上半额头上,并且用高跟鞋在血泊中左右碾动,直至残破的头骨彻底支离破碎。

  「嗯,朴小姐,药剂的效果还可以」金玄雅即使在活活的踩碎一个中国人的头后,还是面无表情的冷酷说道。

  「咯咯咯,金小姐,谢谢夸奖,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还有一周更为先进的软骨剂,这个是昨天晚上刚研制成功的,金小姐不妨也一起试验下?」

  金玄雅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吧,就用他试试吧!」

  金玄雅说完,抬起脚,用高跟鞋的鞋尖在呆滞的我的额头轻轻踏了几下,然后向我身后走去。

  咔,咔,咔,高跟鞋的声音在我的心中回响……

  咔。咔。咔。金玄雅的高跟鞋声敲击着我的神经,而赵母悲痛欲绝的惨呼终于使理智又回到了我的脑海中。我看了一眼眼前被金玄雅踩的支离破碎的好兄弟的头,用力地握紧了双拳。现在我还不能死,我必须寻找机会活下去,如果我就这么没有价值的死去,那么金鼎的秘密就很难再被人知道,更多的同志会牺牲在这里,所以我必须活着出去,将这里的秘密公布于众,让国家机器彻底碾碎这个邪恶的企业与组织。

  恢复理智的我,头脑瞬间清晰了很多,以前那个刑警队长龙泉升又回来了。
  现在需要确定的有三点,第一点,首先要搞清楚朴美真选我按住赵文圣的头,是有意为之还是随机选了一个人,要是有意为之,我是不是已经暴露了身份。
  第二点,刚才我情绪失控的那段时间里,是不是已经被这两个韩国女人看出了端倪,如果是,那么她们会不会想到我是警方的卧底,他们会认为我因为是警方卧底,同事死在眼前而失态,还是只是因为我是个中国人,看见同胞被残忍杀害而心神崩溃失态。

  第三点,金玄雅要拿我当下个试验品,是因为我是警方卧底想要借机做掉我,还是单纯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女王踩死一只蚂蚁的取乐。

  这三点的中心只有一条,就是我是个警方卧底这一点是不是已经暴露。
  这将直接决定我的命运。

  我现在有两种方案可以选择,一,借机逃跑,凭借我两个月以来在这里的摸排,基本已经对这里每一条路线熟悉无比,找到机会的话以我的武功应该可以有几率逃脱,但是几率很小,而且这是建立在我的卧底身份没被暴露的前提下。
  二,劫持金玄雅。

  如果身份已经暴露,那么只有劫持人质这一条路了。

  朴美真站得离我稍远,而且据我所知这女人是跆拳道黑带,想要一瞬间劫持她可能会出岔子。

  金玄雅站的离我比较近,而且经过我刚才的观察,这女人应该不会格斗技能,完全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另外这个女人穿的高跟鞋鞋跟比朴美真的更细,更高,这种鞋子优雅的踏步可以,但是极速移动起来显然是累赘。

  再就是这个女人是韩国甚至美国军方派来的代表,身份肯定是非同小可。
  一旦她遭遇危险,肯定是以先保全她的性命为上。

  综上所想,金玄雅是最好的目标。

  就在我打定主意的时候,朴美真的娇笑声传入了我的耳朵「咯咯咯,金小姐,没问题啊,把他押过来」朴美真娇笑着下达了命令。「这是你的人,没什么不方便吧」金玄雅虽然这么问,但是却是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当然没问题,这只是一个中国虫子,能让金小姐尽兴就好」朴美真说完,对着押着我的大汉说道「把他押到娱乐室,金小姐,那里有许多更好玩的东西,请尽情享受吧」

  金玄雅与朴美真率先迈步向门外走去,两个大汉押着我跟在后边,再往后是金二钟那个肥猪,然后是和金玄雅一起来的一群军装人员,再往后是朴美真的打手。

  我在心中暗暗分析,押着我的这两个人应该完全不知道我会武功,这两人我能瞬间制服。

  而金二钟那个肥球脑子里估计都是脂肪,可以忽略,而后边朴美真的打手离我距离远还有人阻隔,想要瞬间接近我也不容易,唯一的不确定因素是和金玄雅一起的七八个军装人员里有没有高手。

  看他们有的是欧美人有的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并不能判断出来谁是威胁,那只能全部当成高手来对待。

  马上就要到著名的:「娱乐室」了,如果进了里面,那就是十死无生,在那里靠前的地方有一条岔路,可以通往一个实验室,那里虽然有两个人持枪把守,但是我有把握做掉他们,而且那里是活路,可以通往外面,就决定在那里逃跑了。打定主意后,我默默运了下气,两根银针已经夹在指间。

  咔…咔…咔…金玄雅的高跟鞋由于是金属细跟,声音比朴美真的更清脆,我心里默默地根据鞋跟声计算着距离,在到了路口的一瞬间,我体内气息瞬间释放,肌肉用力冲开了押解这我的两个打手,然后把银针插进了他们的后颈,两个人瞬间的便倒在了地上。

  趁着所有人都一愣神的时间,我暴起前冲,直接下蹲扫堂腿把金玄雅踢倒。
  金玄雅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她的高跟鞋太细太高,被踢中脚踝后瞬间失去了平衡。

  两只高跟鞋散落在地上,我拾起她的高跟鞋,然后一鞋跟砸倒了冲上前的一个欧洲军装男,那人的头上直接被鞋跟敲出一个血窟窿,瞬间倒地不起。

  我一把搂过金玄雅,然后把银针扎到她脖子处,大声叫道:「都给我别动,再动我杀了她!!」

  后边的打手都已经拔出了枪指向了我,但是由于有金玄雅这个肉盾,没有人敢上前。

  「放开金小姐,我可以饶你不死!」

  朴美真显然也慌了,这是我两个多月来从来没见过的景象。

  这个恶毒的韩国女人总是镇定自若,娇笑连连,而此刻她的表现又慌又气。
  这证明我的决策是对的,金玄雅果然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

  我压着金玄雅一步步的顺着通道往后退,嘴里说道「都给我退后,不想你们的金玄雅小姐就这么香消玉殒,就别给我搞什么小动作!」

  朴美真气的大叫道:「退后,都退后!」

  四周的打手往后退了一段距离,但依然拿着枪指着我。

  而此时,耳边传来了金玄雅的声音「我劝你,你最好赶紧放开我,然后用嘴给我把谢鞋子穿上,我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以前面无表情,声音冷酷无比。

  「嘿,现在是你在小爷我手里,小爷就不吃你那一套了,让你知道中国人不是你们那种低劣的民族可以欺负的」想到这个女人刚刚把我的好兄弟的头踩成了一滩肉酱,我就恨不得用银针直接扎死她。

  但是现在我确实需要靠她活命,而且她应该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所以我只是在她的屁股上用银针扎了一下,暂时发泄心头只恨。

  金玄雅臀部被扎,一瞬间她的身体发出了剧烈的颤抖,但是她硬是一声没吭,脸部的表情都没变一下,只是眼角有隐约的水汽,想来这也是个一直高高在上的主,没受过这种屈辱吧,不过想想他们给我们同胞带来的,这又算什么呢?
  「你是警方的卧底吧,虽然不知道你叫啥,但是你的勇气与机智值得我敬佩」金玄雅继续说着「不过你认为你能逃出这里吗?」

  「嘿,这你就先别管了,先考虑你屁股上是不是再挨一下吧」我邪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告诉你,小爷名叫龙九柱,胸前牌子上不是写着吗?」

  龙九柱,这是我卧底用的名字,这时候朴美真一直都没有说出我卧底的身份,看来之前她们是真的不知道,而现在也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

  不知不觉的已经快要推到实验室边缘了,门口应该有两个持枪者把守,或者他们已经接到了报信正往这里赶,或者在埋伏,并想要狙击我。

  所以我现在要格外小心,手里除了拎着金玄雅的高跟鞋,银针也已预备在指间。

  忽然,我听到了身后细微的响动,想来是后边枪手的人正在埋伏。

  我忽然下蹲放开了金玄雅,然后就势一滚,之前我在的位置已经被一颗子弹击中。

  双目横扫,6点钟位置的枪手刚放完枪的瞬间,我把金玄雅的一只高跟鞋直接掷了过去,然后俯冲跟上,趁着枪手一愣神的瞬间银针扎到了他的手腕,夺枪成功。

  手枪在手,回身一枪做掉了十点钟的枪手,然后我转身冲进了实验室。
  朴美真看到金玄雅已无碍,赶紧上前「金小姐,对不起,让您受惊了,您没事吧?」

  金玄雅脸色阴沉,但是这女人控制情绪属于怪物级,她只是冷冷的说「给我换双新鞋,另外把不惜一切代价抓到他,坚决不能让这里的信息曝光。」

  朴美真立刻分布,瞬间实验室警报大作,打手们有序的持枪前往各个路口围堵。

  不一会儿金二钟就如同肉球一般滚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双崭新的黑色高跟鞋。
  不得不佩服,能做到朴美真这种女人的实验室主管,这人还真有本事。
  看到金玄雅阴沉的脸,金二钟立刻跪下,用嘴含住了高跟鞋的鞋跟,然后用力仰着头,像一只小狗一样,呜呜的从喉咙发出声音,并在金玄雅脚边蹭着。
  朴美真使了个眼色,两个中国白大褂走了过来,一个趴跪下当金玄雅的座椅,待金玄雅坐下后,另一人立刻上前去舔着金玄雅脏了的脚底。

  虽然此刻他们的心中无限的屈辱,但是为了活命不得不伺候好这个韩国女人,他们心中无限的希望,刚才的中国警察卧底能逃出去,解救他们于水火。

  过了一段时间后,金玄雅的脚被添干净,然后伸脚蹬进了金二钟嘴里叼着的高跟鞋。

  金玄雅的脚蹬进鞋子的一刻,尖锐的鞋跟直接刺破了金二钟的喉咙,但他却无视痛苦,并且一脸享受的表情。

  金二钟迫不及待的去叼另一只鞋,这时,金玄雅用没有穿鞋的一只脚的脚底踩住了金二钟的脸,然后对着刚才舔脚的中国男人说道:「按他刚才的方式给我穿上。」

  中国男人万分屈辱的俯下身,去叼起了那只鞋子,但是由于以前没有做过专业训练,自然水平是无法和金二钟比的。

  掉了好几次后,他终于叼起了那只高跟鞋。

  金玄雅毫不客气的一脚蹬进了鞋子,然后顺着力道直接把脚继续往前蹬。
  可怜的中国男人连反应都没有就直接被尖锐的鞋跟刺破了喉咙,他瞪大了双眼,嘴角流出了细细的一流血迹。

  金玄雅抽出了鞋跟,然后对着跪在地上的中国男人的眼睛,把鞋跟再次蹬了过去,尖锐的鞋跟一瞬间就全部踩进了中国男人的眼窝。

  可怜的中国男人再也等不到他的同胞,随着眼前渐渐的模糊,他的意识也渐渐的消失。

  金玄雅抽出了鞋跟,然后站起来,转身一脚踢在了给她当座椅的男人的侧肋,把他踢得仰面朝天。

  地上的中国男人双目血红,一瞬间暴起,嘴里喊道:「该死的棒子,我和你们拼了!!」

  迎接他的是一只鲜红的高跟鞋,朴美真自然不敢让金玄雅再次受到什么伤害,她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中国男人的脸上,尖锐的鞋跟把男人的脸几乎豁成两半。
  男人倒地失去了体力,想要艰难的爬起,这时金玄雅走上前又是一脚,踢在了男人的脸上,把他再次踢翻。

  男人这次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金玄雅抬起高跟鞋,直接一脚踩到了男人的喉咙,长长的鞋跟把男人的喉结穿个通透。

  「金小姐,好些了吗?当务之急是抓到那个龙九柱」朴美真上前说道。「嗯,行动吧,抓到他之后把他交给我!」

  金玄雅踏着高跟鞋,迈步走向了前边的实验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