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3.28)【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3.28)【作者:deltat】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28章

  鞋跟依然还牢牢踩住着我的龟头向下扭动着,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几乎是本能地伸出了手,试图移开她的靴子。

  她见我抬手,立刻警告说:「你要是敢碰到我的靴子,我保证会把你的手指踩断的噢。」

  那声音里甚至没有半点愤怒,只是单纯的高傲和不屑——此刻,我如同她脚下的一只虫子一样,她根本没有必要对我生气。

  听到她的话,我吓得连连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可却没有把手缩回去。

  我只是把手放在台面的边缘上,无助地抖动着手,继续乞求:「小涵学姐,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再踩吧……」

  「休息?」她问道:「现在明明是我在出力,累的应该是我吧?你休息什么呀?」

  「我……」我对她的这种强盗逻辑完全无法反驳。

  她的的语调愈加轻佻:「刚才是你自己让我踩你的呀。我费那么大力气满足你,你这么还那么多话呀?」

  「我……对不起……」我带着哭腔,接受了自己根本辩不过吴小涵的这个现实。

  不过,吴小涵终于还是抬起了脚:「好啦好啦,让你休息一会儿。你看你这个表情,都委屈成什么样了。」

  我定眼一看,自己的龟头上已经被鞋跟踩出了一大个坑——那血红的凹痕简直有些吓人。

  吴小涵随后便走下了桌板,拿起水杯,蹲到了我的身边。

  「出了这么多汗,你一定渴了吧?」她温柔地说道:「来,张开嘴,喝点水吧。」

  说完,她含了一口的水,然后小心地把水吐到我的嘴里。

  喝到带着她唾液的水,我终究还是开心的;于是我从痛苦中挤出了一个微笑:「谢谢学姐。」

  确实,纵使在残虐我的时候,她还是会宠爱着我的——我知道,她的残虐并不代表她不爱我。

  当然,她宠爱我也绝不意味着她就不打算继续虐我。

  把杯子放回去之后,吴小涵很快就站回了cockbox上。

  「准备好了吗?」她笑着问道。

  我咬起牙,点点头。

  这一次,她直接双脚跳了起来。

  落下来的时候,一侧鞋跟踩到了龟头的侧面,另一侧鞋跟则击中了我阴茎的根部。

  我惨叫的声音刚刚喊出,她就又跳跃起来,再次落下——这一次一侧鞋跟砸到了我的阴茎中间,让我立刻飚血;另一侧倒是直接落到了桌板上,没有踩中。
  可吴小涵又继续跳起——她根本不在意鞋跟的落点在哪里,就算没踩到我的肉棒,也不要紧——她一直重复着跳跃,总会有踩中的时候。

  在这枪林弹雨般的攻势下,疼得几乎开始打滚的我,伸出手再次试图阻拦。
  不过,她显然也根本不在意——踩到我的手,对她来说也完全不要紧。
  我终于忍不住再次求饶了:「求求你……小涵学姐……求求你……我不行了……我……真的……」

  而她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还在不停跳跃着,鞋跟摧残着那截四处都在流血的肉块。

  「怎么了?」她悠悠地问道:「我跳得不好看吗?你知不知道,这鞋跟这么高,跳起来很累的呢。」

  「我……」我哭喊着,疼痛让我再也无法忍受;我本能地开始扭动起腰身来,试图从cockbox下面挣脱。

  于是,桌板也跟着我的身体一起晃动起来。

  吴小涵穿着超高跟的靴子站在上面,重心本就不稳,桌板这么一晃,她一个踉跄,便跌落了下来。

  还好她反应机敏,伸出手撑着地面,才没有伤到。

  「对不起……小涵学姐……」我知道自己险些伤到她,连连惶恐地道歉。
  吴小涵爬起身子,那高不可攀的靴子已经重重踩到了我的脸上。

  猛然一击,我的鼻梁都被砸得生疼。

  「居然都敢把我弄得摔倒了?胆子这么大?是不是以后还敢打我了呀?」
  「对……对不起,小涵学姐。对不起……」我低声下气地乞求着原谅。
  「我才宠你几天,你就放肆成了这个样子?」

  「对不起……小涵学姐……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错了……」
  吴小涵把靴子从我的脸上拿开后,看了看已经满是鲜血的cockbox,并不打算就此让欲火熄灭:「好了,我看你的鸡鸡也受不了多少虐待了,把你的蛋蛋也拿到桌板上吧,就你的蛋蛋来作为你刚才伤到我的赔偿。」

  自知做错了事情的我,此刻根本不敢讨价还价,用纱布包住自己的阴茎后,立刻老老实实地把阴囊连同里面的睾丸一起,放到了桌板上。

  而吴小涵看到一切就位,已经又站上了cockbox。

  此刻的桌板简直就像是案板——我的蛋蛋在上面无法动弹、无法躲逃,亦毫无反抗之力,只能静待宰割。

  对于睾丸,吴小涵倒是没敢用鞋跟,只是用鞋底轻轻地踩住,然后渐渐加大力气。

  她恐怕还只加上了一半的体重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些忍受不了了。

  「啊啊——啊——」我叫喊着:「轻一点可以吗,小涵学姐?轻一点……」
  「哦?」吴小涵像是有些惊异:「我这么轻你就受不了了?你知道我踩别的M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吗?」

  我还没说话,她就继续加大了脚上的力度:「我可是会毫不留情地用上全身的力气的呢。」

  在我已经疼得呲牙咧嘴地胡乱喊叫着的时候,吴小涵还继续气定神闲地帮我回想:「你还记得之前魏麒的蛋蛋是怎么被我踩碎的吗?」

  在剧痛中,我根本无法好好思考,只依稀想起来魏麒确实被吴小涵在cockbox上踩得睾丸破裂过。

  吴小涵继续提醒着我:「我当时可是跳起来直接用鞋跟跺他的蛋蛋的哦,就像刚才跺你的鸡鸡的方法一样。不过,你别怕,我这么心疼你,不会用鞋跟跺你的蛋蛋的。但是,前提是你要乖乖的。你要是不乖的话,就不能怪我了呢。」
  「嗯……」我从呻吟中挤出这一个字来回答她。

  吴小涵听到我的回答,立刻抬起了脚,然后又重重地跺下来,把我的睾丸狠狠砸扁。

  硬质的靴底和桌面狠狠挤压着我的睾丸,疼痛从卵蛋里一直绵延到我的腹中,让我几乎吐了出来。

  「我……求求你……小涵学姐……」

  我的话还没说完,吴小涵便抬起脚,又是一脚狠狠砸在我的睾丸上。

  「求求我更用力,是吗?」她装出一副真的以为我想要她更用力的样子来。
  我的感情和理智都不允许我摇头;可是,我剧痛中的肉体又不允许我点头。
  我此刻只能愣住不知所措。

  而吴小涵没有等我回答,就自己下了结论,语调轻快地说道:「像你这么好的M,一定是想求我更用力的呢。」

  她说出这种话来,简直是堵住了我求饶的想法——我要是坚持求饶,岂不就成了明确表明我不是个好M了吗?

  我正想着,靴底已经又一次把我的睾丸猛然砸扁。

  我疼得再也忍受不了,又一次伸出手遮挡我的睾丸——结果自然是被靴底狠狠砸到我的手背上,让我的手拍扁了自己的蛋蛋。

  不过,这种情况下,我的手掌好歹还是分担了一部分冲击;并且,手掌比靴底要软一些,不会让蛋蛋收到那么残暴的夹击。

  又因为她此刻用的是靴底的平面而不是靴跟,我的手并没有很疼,于是并不会本能地抽走。

  所以,吴小涵便只好开口命令:「把手拿开。」

  「求求你……我……」

  「再不拿开,我就生气了噢。」

  我这才颤抖着一点一点把手抽开——可是本能却让我没有直接将手彻底移走,而是在桌板的边缘颤抖着,似乎还想保护住自己的下体。

  吴小涵跳起到了空中,随后,双脚的靴底重重地落在两个睾丸上。

  「啊啊啊啊——」我惨叫出声,并在她移开双脚后,立刻又用手捂住了自己痛得几乎碎裂掉的睾丸。

  「怎么了?受不了了吗?小可爱?」

  纵使她的腿脚是那么残暴无情,可嗓音却依然甜美温柔,一丁点儿严厉都听不出来。

  这种天真无辜的声音,简直让人在心里面都不好意思去责怪她半点。

  不过,疼痛确实让我难以忍受了——我大声喘着气:「我真的受不了了。」
  「既然你这么没用,」吴小涵笑道:「就更要好好练习呢。」

  说完,她又跳起来,径直踩在我捂着蛋蛋的手上。

  我将手掌弓曲成一个穹盖,努力保护着我的睾丸——但是我手掌上肌肉的力量根本承受不住这一记猛跺,手掌立刻还是被拍平,重重压在了我的蛋蛋上,和蛋蛋一起被她的靴底踩扁。

  然而吴小涵似乎觉得我的蛋蛋还是受到了保护:「把手拿开呀,小废物。」
  「哦,好……」我嘴上回应着,身体却根本不让手离开。

  「我让你拿开手啊。都已经听不懂人话了吗?」

  「哦……」我本来还想再争取一下,可是听到她这么决绝,还是只好颤颤巍巍地把手挪开。

  而她的靴底立刻就重重地跺了上来,又一次碾撞着我的睾丸——这一次,血滴都直接飞了出来。

  此刻,我的大脑已经几乎停摆了,双手纯粹是处于本能而再次遮住自己的下体。

  这次,吴小涵没有再开口和我废话,自己就用靴子推开了我的手,把靴底踩到我的阴囊上——不过靴底并没有踩住睾丸,而只是把我的睾丸逼到阴囊的一个角落里,被挤压得无处可逃。

  此时,她轻轻地把另一只靴子的细跟踩到了那个被靴子禁锢住的睾丸上:「虽然我答应了不用鞋跟跺你的蛋蛋,不过,轻轻地踩一踩,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呜呜——」我叫着:「疼……疼……我……」

  她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我说话,只是自顾自说道:「你看我的鞋跟这么细,我都有点想把你的蛋蛋穿到我的鞋跟上呢,就像穿糖葫芦那样。你觉得怎么样?」
  这确实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该有的样子——如果她脚下的真的只是两颗糖葫芦的话。

  而我光是想象一下自己的的睾丸被那么凌虐,都害怕得打起抖来。

  虽说我是很会喜欢那种羞辱和感觉,那种被我的女神摧残乃至摧毁的感觉,可是——我的身体、我的神经系统,是实在接受不了那样的痛感啊。

  若是允许我打上麻醉药的话,我全然不介意让吴小涵摧毁我的身体——哪怕把我全身碾压成肉末,我都心甘情愿;毕竟,我是很希望能把自己奉献给她的。
  当然,我知道我不可能真的用麻醉剂——我知道,痛觉才是S和M之间传情的媒介;承受疼痛,也是奉献的一部分。

  正如吴小涵曾对我说过的:「你能够为了我忍受多大的疼痛,才能证明你有多爱我呀。」

  如果我真的用了麻醉剂的话,那无疑就是在欺骗她的感情了。

  一边这么想着,吴小涵的鞋跟还在越来越用力地扎入我蛋蛋的中心——不过鞋跟显然不够细,没有真正刺入肉里,而只是让那柔软的睾丸从中间凹陷了下去。
  在我疼得开始眩晕的时候,她才终于算抬起了靴跟——然后,立刻又是用靴底一记暴跺,砸在我那还没来得及恢复形状的睾丸上。

  她此刻全然不顾已经神情恍惚的我,用靴子继续将不停地暴击我那两颗弱小无助的蛋蛋。

  她也找到了对于我试图用手遮挡的应对方法——我要是用手遮挡,她便换作用靴跟砸在我的手上,逼着我把手拿走;然后她再换作靴底来蹂躏我的睾丸。
  剧痛摧残着我残留的神志,我真的又一次想要以死来逃避:「小涵学姐……你杀了我都行……放过我吧。」

  「杀了你?」吴小涵瞪大了眼睛,依旧是一脸无辜地望着我:「你不要这样嘛。杀了你,那我玩什么呀?」

  说完,又是一记暴击,让我惨叫出来。

  「你看,你要是死了,就不会这么叫出来了;我踩着一具尸体,该多无聊呀。嗯?」

  然后,她的靴子又「嘭」的一声跺到我的蛋蛋上。

  我连连哭着求饶:「……放过我吧……求求你……我错了……」

  吴小涵并没有放过我,可也没有半点严厉的样子,只是依然做出一副无辜的撒娇姿态:「小可爱,你让我多踩一会儿都不行吗?」

  「我……」我哭着求饶:「我说真的受不了了……」

  「嗯?」她的声音里似乎有了一丝责怪的意味:「你就这么没用吗?」
  我点点头——我确实已经又一次输给自己的肉体了;为了求饶,我只能承认自己没用的这个事实。

  吴小涵弯下身,看着一脸泪水的我,又确认了一遍:「是吗?你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吗?」

  「都是我没用……我是世界上最没用的M……」

  可是这种丧尽尊严的求饶,并没有能换回她的饶恕——倒是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施虐欲,声音也终于变得严厉起来。

  嘭——「知道自己没用,那还不好好努力?」

  嘭——「知道自己没用,还不提高自己的耐受力?」

  嘭——「知道自己没用,还好意思来提要求?」

  三记猛跺,让我眼前一阵晕眩,连自己有没有在哭都不知道了。

  不过,大约是看到我已经一副口吐白沫的样子,吴小涵终究还是在这最终的狂暴过后,放过了我。

  ????????

  吴小涵走下了桌板,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而我缓了两分钟,才算有力气爬起来。

  而从cockbox下面爬起来的过程中,身子每稍微动一下,阴囊里传来的剧痛都会让我腿软。

  当然——我知道,就算身体再疼,作为一个M,该做的还是得做。

  我艰难地爬到吴小涵的跟前,向她磕头:「谢谢学姐刚才那么费心地虐我。我知道我没用,以后会努力提高自己的耐受力的。」

  「好啦。」吴小涵的施虐欲已经得到满足,此刻温柔下来些了:「刚才你一定很疼吧。我知道我用了挺大的力气的。」

  「没事的,小涵学姐。我喜欢你踩我。要我把你的靴子舔干净吗?」

  吴小涵看了看脚上的靴子:「好像确实全是你的血呢。那,你就舔吧。」
  于是,我又行使起了靴奴的职责,开始舔起她的靴子——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舔下来的污物都是我自己的血。

  舌头舔过靴子那冷峻的黑色皮革,尝到的全都是血液的铁腥味。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我更加崇拜起眼前的这双靴子了——这双靴子仿佛象征着吴小涵的残暴,象征着她的高贵,象征着她对我的全面主宰。

  我开始觉得今晚的一切都真的是我想要的,甚至开始想要在这双靴子下粉身碎骨——我开始想象,如果我从她的靴子上舔下的是自己的肉泥、自己的脑浆,该是多么香艳的画面——如果她不嫌弃那样会弄脏她的靴子的话。

  不,我的想象太变态了。

  我抬起头看着她,她此刻的目光是那么柔和,笑意是那么温暖;她还是那个最纯洁最善良的小涵学姐呀,那个天使般的女孩子呀。

  只是,这么一想,我似乎就更加明白了这双靴子的寓意——她那完美而圣洁的身体,都被这靴子好好地保护着,依然可以自顾自地天真纯洁着,不必沾染这些肮脏的血污。

  「怎么啦,小傻瓜,舔这一只靴子都舔了好几分钟了,有那么喜欢吗?」吴小涵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仓促地回过神来:「没有……我……我这就舔另外一只。」

  「好啦,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别这么害怕。」她弯下身子摸了摸我的脑袋:「我今天虐你是太虐得太重了一点了,对不起。」

  「没有……我喜欢你这么虐我,真的。真的谢谢你,小涵学姐。」

  说完,我双手牢牢抱紧了她的脚踝,把头埋到了她的脚背上——当然,依然是隔着她那我所不配逾越的皮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