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十九层妖塔】(1-6)作者:不详
【十九层妖塔】(1-6)作者:不详
 字数:7184


  01 偷看师父洗澡然后竟然被啪啪

   苏柳柳猫着腰,鬼鬼祟祟地趴在窗沿前,小心翼翼地舔了舔手指,在窗户纸 上捅了个洞,然后顺着那小孔朝屋里望。

   屋子里水雾缭绕,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性感撩人的男人背影,浑身肌肉线条 分明,沾着晶莹水珠的肌肤是小麦的色泽,细腻如脂,诱人亲吻,瘦削却一点都 不显羸弱,那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肉体。

   好棒!苏柳柳一脸色眯眯,看得目不转睛,只求那人能转过来一些,要是能 看到……

  没想到,就像是为了回应她心中的企盼,那浑身赤裸的男子真的缓缓转过身 来,原本还停留在想象的画面就这么毫无遮掩的进入到她的视线里。

   好大!好壮观!!

   轰地一下,苏柳柳脑子都炸了,只觉得鼻子有点热,她拿手指摸上鼻子。
   草!她竟然流鼻血了,真心丢脸。

   不过看到师父的无边春色,怎么都赚大发了啊。

   奇怪,以前师父都很谨慎的,怎么今天她趴在窗户边看了这么久他都没发现, 刚刚他转身朝这边看,她还以为又要被骂了,没想到他只是若无其事地拿起帕子 擦了擦身上的水渍。

   然后披上衣襟。

   哇塞!

   只见风若染慢条斯理地披上那薄薄的衣襟,诱人春色在他动作晃动间若隐若 现,简直比完全不穿还要诱惑好嘛!

   苏柳柳一下抛开内心的小困惑,全神贯注地盯着风若染,不时喉头耸动,吞 一大口口水。

   她默默地下了决心,等过几日,她及笄,就跟师父表白。

   从见到风若染的那一刻,当时还是小丫头片子的她就被风若染的美色迷得七 荤八素,毫不犹豫地跟他上了山。

   等她懵懂间长大,明白了男女的不同,她就下决心,要把风若染搞到手,摘 下仙门的这朵高岭之花,那她也不枉此生了。

   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要上了风若染!

   苏柳柳这几日走路都飘飘然,练功也走神,脑海中总是晃着风若染的性感肉 体,对着师父秀色可餐的脸,胃口大开,饭都比平时多吃了一碗。

   咦,怎么脑子晕乎乎的,苏柳柳不解。

   等她稍微清醒时,人已经躺到了床上,身体感觉怪怪的,好像……这个压在 她身上的人是谁?

   苏柳柳努力地对上焦距,然后看到那张让她朝思暮想垂涎三尺的脸,他……
  他竟然什么都没穿!

   而下面的大肉棒,竟……竟然插到她身体里面了!!

   苏柳柳后知后觉地觉得痛,但是伴随来的快感也很快,她忍不住哼哼出声。
   「你醒了?这样弄行不行?」

   风若染那张素来禁欲系的脸此时被情欲染上了绯色,他唇轻启,语气温柔, 动作却愈发羞人。

-------

  没钱看书,好看的小黄书好贵,本文大肉章节收费,保证文肥大荤,满足作 者菌恶趣味。

   02娇花初长求摧残

   风若染的话让原本享受的闭上眼的苏柳柳又睁开眼,还坐起身,视线朝俩人 交合位置望过去。

   她这一眼不打紧,着实吓了一跳。

   竟……竟然没有完全进去!

   明明已经让她觉得痛痛痛还爽爽爽了,那根粗壮可观的肉棒竟然只捅进了一 个头而已。

   这……这看起来,尺寸真是……很不合啊!!

   显然风若染也隐忍得很痛苦,刚刚说的话语气明显紧绷,而见她的目光直勾 勾盯着俩人相交的私处看,那根肉棒竟然又可见的变大了。

   简直就是……好神奇的法术!!

   柳柳猛地咽了口口水,想着这东西要是完全进入她的身体,她是不是要被捅 出个大窟窿来?

   想想就觉得恐怖又莫名兴奋。

   嗷嗷嗷……她很想仰天长啸一声,对风若染大吼,师父!快把人家捅坏吧!
   但是她知道她这句要吼出来,风若染一定会被吓坏,万一萎了那就糟糕了。
   她好不容易到嘴边的肉,虽然不知道为何这块肉会主动送到她唇边让她吃, 但是先吃了再说。

   唯恐风若染临时改变主意,苏柳柳很娇羞地低着头,小声嗫喏道。

   「师父,其实你不用给徒儿下药,只要你开口,徒儿一万个愿意的!」
   话音刚落,她双手便迅如闪电般的速度环住了风若染的腰,屁股拼命朝他的 棍子上挤,而小穴死命的吸,要将那根蓄势待发的大棒棒吞进自己的身体里。
   她这种英勇就义的气势震住了风若染,一时间他竟没有动作,感觉苏柳柳硬 是靠着蛮力一点点地将他纳入到身体里去。

   明显感觉入到一处有阻碍,苏柳柳想往里再挤,却疼得满头汗,她咬着牙, 心一横,双手用力搂腰,腰胯往风若染那边狠狠一撞。

   「啊……」她痛得瞬间飙泪,简直是……撕裂了撕裂了出血了肯定出血了!
   为了吃上一口肉她好不容易啊!苏柳柳简直是被自己舍生取义的态度感动了。
   风若染望着苏柳柳一张小脸上变幻各种颜色。

   他:「……」

   但是苏柳柳就是这么不要命的冲劲,让他完全进入了她,深到可以感觉几乎 死死抵住了她花心,被湿热紧窒包裹的感觉,风若染千年来未曾有过的红尘杂念, 却在这一刻,就这个小丫头的横冲乱撞下,给挑起了汹涌澎拜的情欲狂潮。
   「师……师父……」苏柳柳咬着牙忍着疼,努力地又挤了挤,然后费劲地吐 出一句话来。

   「师父,你好过分,只给自己脱衣服,却让徒儿穿这么多,好……好热……」
   望着风若染明明夹杂着欲望不复清明的幽眸,却还偏偏一脸隐忍,坚而不发, 苏柳柳一手暴力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然后又一把拽下粉色荷 花肚兜,露出那两团晃眼的白的胖兔。

   「师父,你摸摸,摸摸我……」苏柳柳下面一边拱着风若染,感受他在体内 的硕大又撑开了,简直快被撑爆了,她难耐地扬起脖子,将胸前的浑圆愈发挺起, 抓着风若染的手一把盖在上面,让他搓揉着那团柔软饱满的乳肉。

   她感觉到自己胸口的那小粒都挺立起来,翘生生,红艳艳,透过风若染的指 缝露出来,简直比那三月枝头的桃花还要娇艳欲滴,诱人采撷。

   尚还未褪婴儿肥的娇嫩小脸红潮遍布,甚至这绯色蔓延到全身,那身雪白的 肌肤渗出薄薄的汗意,却如露水般晶莹剔透,入手皆是滑腻温润,简直是嫩得能 掐出水来,而下面更是涌出了大股大股的花蜜,将彼此打湿,童颜巨乳,真是尤 物。

   「柳柳,你好大……」风若染忍不住叹息,颠了颠手中的那沉甸甸的两团, 的确,跟同年龄的小丫头比起来,她也发育得太好了些。

   苏柳柳不由得意,那是,她可有经常按摩促进发育,为了勾引师父,这点辛 劳算什么。像是为了愈发展现这优点,她胸前的两团大兔子也随着蹦了蹦,让人 神经忍不住跟着一跳一跳。

   终于,这一刻,风若染的神智完全不复清明,只想激烈地占有她,这个他看 着长大的丫头,当年还是那么小小圆圆的人儿,跟个小包子似的,现在却如冶艳 的花儿一般绽放,那么妩媚多姿,诱人采撷,现在被他压在身下辗转娇吟,简直 是让人疯癫,欲仙欲死。

   03 灭顶情潮

   被这身下人儿的诱人春色给彻底迷惑了心智,风若染此刻竟然只想疯狂地爱 她,这个念头充斥了他的整个脑海,他双手扶住苏柳柳的腰,便开始猛烈抽插起 来。

   初尝情欲的柳柳哪经历过此等狂风巨浪,如一朵娇花般被抽插撕扯得娇喘连 连,嗯嗯啊啊叫个不停。

   「师……师父……慢……慢点……」柳柳堪堪忍过一波疯狂拍打,只觉得自 己要受不住了,都快被这灭顶的情潮给吞没了,令人窒息般的快感一层层地堆叠 上来,她浑身所有毛孔都在颤栗。

   可是风若染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任何话语,只把苏柳柳的声音全部当成背景 音,那一声声娇吟低呼如同热油泼上他这团烈火,他愈发迅疾凶狠,那根肉棒在 她体内拼命翻搅,感受着她湿热紧窒的包裹,他只想将她占有,再占有。

   「唔……」

   柳柳一声闷哼,体内深处的媚肉一阵剧烈抽搐收缩,将风若染吸得也是浑身 一震,两个人同时爆发了。

   一场强烈的惊涛拍岸过后,暂时风平浪静,风若染抱住苏柳柳,两个人身上 都是汗津津的,像是刚淋了一场暴雨,还冒着热乎乎的蒸汽,熏蒸得人面憨耳热, 尽情宣泄过后的情潮丝丝缭绕在空气中。

   都是初尝情欲滋味,哪里能平静多久,没一会儿,两个人紧搂着身体,四条 腿缠绕着,唇舌又吸搅在了一起。

   风若染将那坚硬炙热的欲根缓而稳地推入到柳柳湿润泥泞的花穴中,随着最 深处的结合,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舒服地发出一声呻吟。

   「师父……」

   柳柳感受着风若染在她身体里的耸动,那么清晰,他额上的汗顺着面颊,落 在她胸前的高耸上,他正好一张口,便将她嫣红可爱的小粒含入到嘴里。

   「嘤……」

   柳柳被刺激得一哼,风若染如受到莫大鼓舞,更多地将她的胸乳吸入口中, 用舌尖一圈圈地描绘着她的美好浑圆。

   「师父,柳柳好欢喜……」

   感觉到一向高高在上的师父,严肃清冷的师父,此时正在她怀里,两个人水 乳交融无限亲昵,一方面是身体的满足,另一方面是心灵的满足,两种感觉掺杂 在一起,柳柳此刻只觉得幸福感快将她溺毙了。

   而风若染听到柳柳这句话,动作却忽然一顿。

   「师父,怎么了?」柳柳觉得奇怪,难道师父不高兴吗,可是他明明那么疯 狂的要她,她感觉得出来的。

   「柳柳……师父也觉得很欢喜……」

   气氛随着风若染的动作一滞后,他似乎若有似无地叹息了一声,随之也吐露 出自己的心声。

   而伴随而来的,是更加凶猛地戳顶,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仿佛通过 这种激烈,才能证明自己有多投入。

   04-05白捡个大便宜

   柳柳的两团玉乳被压在岩石上,好在石头上长了青苔,滑腻腻,并不会被摩 擦得太疼,可是这情事如此激烈,她被推得身体前前后后移动,而胸前的两粒小 珠,在这样的摩擦之下,愈发敏感,一阵阵的酥麻之感在体内撞击,她觉得自己 被顶得都快要升天了。

   可身后男人凶猛的抽插攻势却丝毫不见减弱,男人坚硬如岩石的腹部一下一 下大力撞击在她屁股上,而那根如铁般的棍子在她身体里不停翻搅。

   就像捣舂一样,一下下,恨不得将她捣碎,汁水四溅,汗水混着汁液黏了一 身,仙泉之水又顺着这抽插进入到她身体深处,带来丝丝清凉之意,柳柳如同被 置入冰火之地,一下凉,一下热,她神魂都被这动作给撞散了,完全不能思考, 只想要身后之人将她这样狠狠地占有。

   「啊……」

   一声销魂的媚叫后,极致的快感过后,柳柳整个人都软趴了。

   幸好被身后的人扶着腰,才没有滑到水里去,根本没有力气趴在光滑的石壁 上,她喘着气,媚眼如丝朝身后望去,软绵绵地唤道。

   「师父……」

   接着,她魅惑的眼神一滞,「你是?」

   眼中之人明明是风若染的脸,但是苏柳柳神识完全恢复清醒后,还是敏锐地 察觉到此人身上的气场跟风若染的不同。

   「你为什么要扮作是我师父的样子?」柳柳疑惑。

   那男人掀唇一笑,并没有因为柳柳的拆穿而有丝毫慌乱之色。

   他在柳柳发怔之际,又紧紧搂住柳柳的腰,让她的屁股撅起,顺着刚才的湿 滑路径又将肉棒顶入进去。

   「唔……」柳柳被顶得一哼,虽然舒服,但是她依然觉得困惑。

   这仙泉是仙门禁地,灵力极其充沛,在里面泡澡除了身心舒畅外,还可以同 时提高修为。因此不是所有人都能进来的,这样好的资源自然是只为特殊级别的 人准备的。

   除了高阶仙人,普通弟子根本进不来。

   而她是因为有风若染给她的特殊符印才得以进来舒服的泡个澡,以慰劳她这 几日的辛苦,风若染跟她说有事一会儿过来,所以柳柳安心泡澡,来人之所以没 让她先前起疑,也正是因为她理所当然地认为风若染会过来。

   在这人的蓄意假扮之下,她没认出来,也并不奇怪。

   只是,他有何目的?

   柳柳感受了一下体内充沛的灵力奔涌,比之前更加强大了,这人的修为跟风 若染比,绝不会差多少。

   其实,在修仙世界,本来男女结为道侣是极其常见的事情,因为双修有利于 双方的修为提升。

   但是若两方修为差太多,对于实力低微的那一方来说,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而对于实力强大的那方来说,却可以称得上是无私奉献了。

   或者说,纯粹是为了获得男女交合的快乐。

   不过,修仙之人,最重修为境界的提升,沉溺于情欲之事本就不足为人称道, 所以许多高阶仙人,宁肯守着纯洁之身,日日夜夜修炼,也不愿意与人双修,更 别提与实力低的普通弟子发生这种事。

   而且他竟是主动献身,苏柳柳觉得很奇怪,天上自然没有掉馅饼儿的好事, 而且通过获得的灵力来看,这人竟然将初阳精华给了她,要知道,这是最补的, 与再厉害的仙人双修也比不过男人的初阳。

   无端捡了个大便宜,柳柳却并不觉得高兴。

   她想着,师父到底去哪儿了?他说一会儿过来却迟迟为出现,而这个人扮作 师父的样子接近她,会跟师父有关吗?

   不给柳柳多加思索的机会,那男人通过粗暴快速的顶弄,将她搞得情欲高涨, 即使不知道这男人是谁,她也不由自主地被再次拖入到这热火朝天的情事中去, 在仙泉里欲仙欲死,载浮载沉。

   06 师姐,我送你个礼物

   柳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躺在仙泉池边,因为有修为在身,所以 她一点都没有冷的感觉。

   虽然明明是累得昏过去,可是醒过来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感知神 识,她惊喜的发现自己又连跳了好几级。

   这短短十天,她获得了风若染的初阳,再加上先前不知道哪位高阶仙人送上 门的便宜让她占,这几日的双修所得,竟远远超过她自己修炼这十几年的修为几 倍不只。

   这不劳而获的感觉,真特么的太爽了啊!

   柳柳真想仰天大吼一声,这到底是哪门子的天上掉馅饼把她给砸懵了都。
   可是……跟不认识的仙人双修,这种感觉真有点怪怪的,虽然自己压根不吃 亏,可是那人到底是何目的,来得莫名其妙,消失得又无影无踪。

   就在柳柳思索之际,她的神识捕捉到些许声响,虽然来人修为不低,但是跟 现在的她相比,对方是隐藏不了行踪的。

   「师弟?」

   苏柳柳眉梢挑了挑,这人迹罕至的仙泉什么时候成为观光胜地了?

   「你看到师父了么?」柳柳望着师弟寒若叶道,她只关心她最关心的人的去 向。

   寒若叶已经行至柳柳几步远,他的眸光闪了闪,若有所思后开口道。

   「师姐,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柳柳一头雾水。

   「难道你没发现整个仙门现在只有你一名女弟子了?」寒若叶墨眸幽深,话 中有话地道。

   见寒若叶越走越近,苏柳柳赶忙捞起一边的外袍披上,她可没有光着身子跟 男人聊天的嗜好,感觉自己好流氓啊。

   「吖?为什么?如烟师姐不是跟其他女修一起被师父派下山历练了嘛?」柳 柳一边答话,一边转着脑筋。

   听寒若叶的意思,难道如烟师姐下山历练是另有隐情的。

   看苏柳柳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寒若叶深深地叹了口气。

   「师姐,真不知道你这样单纯是不是一件幸事,整个仙门的女修除了你之外, 都被派去19层妖塔了。」

   柳柳原本还是靠着石头神态慵懒地说话,听到这消息,大吃一惊,一下子正 襟危坐。

   「你说什么?!她们去那里干什么?!」

   「想来师姐也听过妖塔的事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六界的结界出 现了个大洞,师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寒若叶不紧不慢地说。

   苏柳柳平日最烦就是这个小师弟明明长了一副眉目如画的可爱娃娃脸,却老 是老气横秋的口吻说话,跟小师弟说话她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强烈质疑,这种被 当成白痴的感觉很不好。

   「有话你就直说吧,不要拐弯抹角!」苏柳柳其实内心早就因为寒若叶的话 而打了个寒颤,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她什么也不知道。

   寒若叶并没有因为苏柳柳的态度而生气,而是又沉沉叹了口气。

   「看来师父真是将师姐保护得太好了。师姐,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妖魔越 界,正在人界的边缘地带集结,如果不是我们仙门的人,人界恐怕早已生灵涂炭, 但是,这种僵持的局面,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

   苏柳柳就算再状况外,如今也知道情况危急,刻不容缓,她攥紧衣襟,目光 锐利地望着寒若叶。

   「我知道了,是不是需要我做什么?我也要去19层妖塔,对吗?」

   说到这里,苏柳柳仿佛一下子全明白了,风若染对她的态度的陡然转变,跟 她亲昵的那七天七夜。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她去妖塔取那补结界的原石啊。

   「师姐她们一个都没有成功吗?」

   苏柳柳原本不想相信的,她最信任的师父风若染竟然是别有用心,可是现在 寒若叶说的这一切又让她不得不相信,面对事实。

   她的神情变得凝重而肃穆起来。

   寒若叶摇了摇头,「她们一个都没有回来。」

   「好吧,我知道了。」

   苏柳柳拢着袍子站起身。

   「既然你们让我去,我就去,不是整个仙门只有我一个人能去了么。」
   柳柳虽然嘴里说着气话,却也明白,仙门已经走投无路了,而她肩上背负的 正是唯一的希望。

   那19层妖塔聚集了上万年的妖魔阴气,因此只有女人可以入内,阳刚之气 的男子根本无法靠近。

   但是,那些都是传说,传说是从凤毛菱角的几个从里面逃出来的人说的,只 知道里面的妖魔很厉害,实力恐怖到可怕。

   而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去闯,那是因为据说里面有数不尽的天灵之宝,甚至于, 只要收服任何一位妖魔,都可以睥睨整个六界了。

   实力的巅峰,俯瞰众生,这个诱惑太大了。

   所以,野心勃勃的女修,或者是修为多年停滞不前陷入绝望的女修,有人自 然愿意冒险一试。

   但是如今,却是为了天下苍生,而不得不以身试险了。

   竟然没有一个人回来是吗?

   看来她真是死定了呢!

   柳柳暗自神伤,她还刚刚吃上肉,都没拉着师父再滚几次床单,还没娶师父, 竟然就要去死了,哎……

  人生大起大落,真是世事无常啊。

   想一想,她竟然是被留下来的最后一个女弟子,风若染对她绝不是没有情意 的,只怕也是被逼无奈了。

   柳柳想通之后,心里好受不少。

   「师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跟师父说,我会去登塔的,我收拾收拾东西 就去。」

   苏柳柳很快认命,准备好好吃一顿,然后奔赴那去找死的路。

   却见寒若叶半天没动静,她奇怪地抬起头,这人话都说完了怎么还不走?
   「师姐,我们师姐弟一场,此生不知道还能不能相见,临别之际,师弟我送 你一样东西吧。」

   「啥?」柳柳听说有礼物收,眼睛一亮。

   「我。」

   (⊙o⊙)啊!

   望着寒若叶一件一件把外袍和衣物逐渐脱去,将自己脱到只着亵衣,胸前和 下身的春光若隐若现。

   苏柳柳吞了一大口口水,退后一步。

   「师弟,这样不好吧,你以后还要嫁人呢。」

   虽然她偶尔也会觊觎小师弟的美色,但那纯粹是基于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呀, 她可没有想要老牛吃嫩草的想法。

   而且,她对风若染的痴心一片,可是苍天可鉴的呀!

   但是,她都快要死了,多吃一口鲜肉,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师父,应该不会怪她的吧。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