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雪儿:前男友的露出调教】【作者:cherry930613】
【雪儿:前男友的露出调教】【作者:cherry930613】
字数:82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自从那次极度不理性的露出经验后,我有好一段时间变得消极於暴露这件事情上,顶多在走光或偶然情况下遭到窥视才拾得一丝丝的快感;简单讲就是一直到我高三毕业交了男朋友前可以说是对「暴露」就这么失去兴趣了。

  但就在高中生涯结束前交的男朋友持续的热恋和循序渐进之下,我又不自觉地受到他的诱导从而展现出了心底淫荡的那一面。虽然被知道自己的暴露癖事件很羞耻的事,但随着另一半胃口愈来愈大和他的过之而无不及,我的层次似乎也被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

  上了大学我和堂哥在外头租了间平房公寓,最早原本还有我的闺蜜和堂哥的两个同学,热闹得很,但之后某些原因不是搬走就是跟另一半同居。在懒得换地方找室友的情况之下我夥同堂哥就这么和房东协商了,帮她儿子做家教换取房租的一些优惠,虽然累了些但为了自己的自由生活倒也过得去。

  想当然在外头几乎等於独居的我时常就会受到男朋友要求来我家过夜,碍於堂哥那边的家管甚严也怕事情传到家里,时常都是藉着他外宿或回老家时才这么做。

  几近同居的我们小俩口在交往快两年后生活几乎是充斥着性爱,客厅做、阳台做、公寓楼梯间做,几乎想得到的地方我男朋友都能提出要求,我们更是屡试不爽。事情就这么发生在连假堂哥又回老家的某一天。

  「雪~ 难得这周末我排休,我们去外面玩好不好?」一大早我男朋友阿彦就把我挖起来,半梦半醒间我手从他腹部往下游移就摸到了他那一柱擎天的弟弟。
  「去哪边啊……原本不是说今天就在家休息晚上你要回家一趟吗……」我缓缓转过身准备起来,也把他柔弄我乳头不停的手拨开。我本已稍微有起床气,加上以往外出能寻求刺激却早已不再的我的一点点失落,我对於外出这个点子其实有点不悦。

  「我跟家里讲好了后天再回去那没差喇,」彦坐起身眼神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期待貌「这次假日我们去玩点不一样的好吗?」

  接着到吃完早餐他都一直连骗带哄的说甚么要增加情趣啦、想看看更性感的我啦、帮我找回以前敏感特质啦等各种理由,那时的我还就真的那么信他听他讲得津津有味,霎时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他。

  「难道现在我们这样不好吗?不需要别人来介入我们增加刺激或……」我尝试挤出些正常人的想法来反驳他,但更多原因是出自於我还是没准备好给他看到我那无耻猥亵的那一面。

  「雪宝~ 不要觉得这是我们的差距嘛~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哪来的想法看穿了我「我可以尊重你的欲望和癖好,甚至是帮助你倘若你能从中得到快感,但重点是要让我能参与你这不才是给我表现的机会吗?」

  眼见木已成舟,我只得答应他而进行一整天的「调教」计画了。

  就这样半推半就连穿搭都不能自主的情况下我被他带到了市区的百货、车站商圈逛,穿着件连身牛仔裙的我沿路上防范了他好几次作势要掀我裙子,时不时地吃我屁股豆腐更是不在话下。平时或以往这根本没什么,他常常就大庭广众走在路上把揽我腰的手移往屁股偷捏,我也不以为意当作小情趣;但这次他不让我穿内裤的情况下,我却开始有了羞耻心跟不安感交错的複杂情绪,深怕同乘手扶梯的楼下陌生人们看到了甚么不该看的。脸上的几阵绯红和胸口的发烫更是让我不明所以,究竟是因为羞赧还是……兴奋?

  「宝贝,有没有湿了呢?」走在地下街转进楼梯间的彦,发现没什么人手又一股劲儿地摸向我下体,甚至开始解起最末端裙摆的釦子「我们这边来一发好不好嘻嘻……」

  「不行!这边……旁边那是通往停车场诶!」我看见指示牌惊呼,拨开他的手但来不及扣上釦子就拉着他快步往上走。底下会从地下停车场上来逛地下街的人应该不少,但从这边像是逃生路线上去车站外广场的人应该就是少数了吧?那时我这么想「不要在这边喇……不然我……我用手喇……」

  「不乖喔讨价还价的,不然我们各退一步宝贝你用嘴帮我。」彦从紧绷的裤档扶出一挺早已因兴奋而挺立的肉棒,牵起我的手示意我蹲下「要弄到出来才可以停喔,如果有人经过你就停下来我们就要在这边做喔懂吗?」

  「诶这哪有退一步啊……阿」被他从楼梯下往上拉我差点没站稳,不得已只好含下了彦的肉棒开始了吞吐。

  因为我们是在楼梯上而不是转角的平台,本就有一阶高低差和身高差距的我只能在这不好立足的地方微微屈膝开始口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口中彦的阴茎涨得比以往更大、更硬,下意识的我顺手摸向了彦的阴囊,调戏式地搓揉、按摩了起来。尝试用力吸引的几次不小心漏风发出了「簌」好大声的声响,紧张之余另一只手也开始摸向自己的阴部,果然也湿润了起来。

  「阿……雪宝……好棒啊……」彦伸手开始试探性的捏着我乳房,隔着一层衣料的感觉不怎么强烈,但也是十足的起了挑逗的作用,基於乳房未被满足我吸得更大力了。「宝贝……你上面的嘴吧跟下面的一样都好舒服……好舒服呢……」
  当我沉浸在户外口交的羞耻感和兴奋之余我突然听到有低沉的交谈声音和脚步声,反射性地我马上吐出嘴里的阴茎开始急着帮阿彦塞回他的肉棒进裤子里。情急之下我连自己撩起的裙摆都没注意要放下,但反观阿彦却是仍未停歇揉捏我乳房的动作。

  「坏诶有人喇!不要……」我边尝试摆脱阿彦的手边整理自己下身,但也发现脚步声和交谈声渐小,似乎是往地下街去了。

  「喉~ 不听话喔,连人都没有看到就躲躲藏藏了?」彦一副计画得逞的样子打量着我,「宝贝虽然你好替我着想,但是还是要惩罚哈哈!」

  「不要喇……这边人往返太……嗯!」彦站到和我同阶冷不防的吻了上来。他把我按上扶手墙侧靠着铁把手,将还未放下的裙摆又撩到了更高到腰间,屁股直贴着冰冷把手的我打哆嗦之余更低声呜鸣了一声。彦一只手在我腹部边不知道在忙些甚么,另一只手则开始探向我的下体按揉着。

  面对彦的这一番举动我自然也是被触动了身体淫荡的开关,渴望着彦的手挖向更深处的我除了脚往上又横跨了两三阶外,屁股也左右数次尝试紧贴着把手,渴望那股冰凉感能传达给我的后庭。忽然,我感觉到腹部被一根巨物顶着,泛着点湿滑。我迷濛地半睁着眼看着彦,他眼神里只见猛兽般地凶性和欲望直瞪着我,视线不时飘往下方示意。欲火已然一发不可收拾的我则识趣地扶稳彦的肉棒,将它往下压了点角度,然后踮着脚开始尝试用阴户去迎接它。

  「啊……彦宝……不要……不要硬挤……喇」还没插入前彦开始故意地做小动作的突刺,为踮着脚才好接合上的我除了增添难度外,角度不对更是数次捅向了我的阴核处,每每的接触都让我不禁呻吟出来。「会……会插不进去……啊!不要……呜呜呜」

  突然彦一个奋力由下往上顶然后抱紧我就直接插入了我的湿穴,动作之仓促我甚至听到因刺激而放的屁声还是小穴里淫液的噗哧声。彦更是旋即在我叫出来前摀住了我的嘴巴,并开始缓慢的扭动他的腰将肉棒慢慢刺向我深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高强度刺激却又叫不出来,我除了瞪大眼并不断呜鸣外,双手也只能死抱着彦掐着他衣物待这股初期的疼痛灼热感消退。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渐渐地下体开始传来前所未有的酥麻感,我们有默契般地彦放下了我嘴上的手,我除了阵阵的低声呻吟外,外跨的左脚也开始转跨到彦的腿后,配合着他的突刺尝试把他勾过来,好让他的肉棒插入我淫穴的最深处。

  「宝……宝贝……你今天的棒……棒棒……好大……」我开始把重心放在屁股上坐稳把手,腿已经快站不稳了。「不能……不能射在里面……等等厕所……厕所很……很远……」

  「宝贝我们站下去好不好?」突然彦由下铲起我双腿成火车便当式,开始慢慢往下一阶一阶走,每每一阶高低差的顿点都让彦的肉棒直触我花心。「我想在人家不知情下射在宝贝身体里嘻嘻……」

  「彦……不行……那边很多人……」我在几近高潮的情况下还是想阻止彦的惊人之举,但身体潜藏的欲望却希望自己能在陌生人面前高潮而让小穴吞尽彦的所有精液,这股淫欲不但没有制止我脱离彦的肉棒,反而让凌空的我还是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尝试吞尽彦的肉棒,这更让彦快招架不住了。

  突然彦动作迅速准确地放下我,我差点没软脚;接着彦的手顺着我背部滑下直到我臀部,然后就扶稳着我没在躁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安分我更按耐不住了:我们正站在楼梯口,双向地下街穿廊的楼梯口处,背后更是偶有零星人等路过。原来稍早彦把我连身裙的釦子解到了腹部左右位置,所以即便我现在微踮着脚让小穴包纳着彦的肉棒,身后的路人看来景象最多也只是一对紧紧依偎对方、你浓我浓的情侣。但彦可就没这么好受了:为了让我不致垫脚垫太高,他背靠着墙、脚有点斜微弯着夹我在双腿间,为了不让他腿打太开而显得怪异我更是夹紧着腿,进而一下下都在压迫着彦的肉棒。

  「宝贝……我下面好涨快要喷出来了诶……」他话中的语气透露出有点在控制呼吸,几乎是要屏息的程度,「我想射进去了好吗……」

  「不行!后面……后面都是……啊……」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故意挺了挺腰桿子,原本还在紧张的我淫靡的情绪又被燃起,「不行喇……后面都是人……而且……会不好……清理不好弄喇……」

  忽然间背后冒出几个人的声音,声音在我后头时突然停止,还伴随着很小声的「啊」了一声。我吓得赶紧将大腿两侧的裙摆往内拉,希望不要有一丝走光,然后将身体靠向彦的胸膛低着头,彦也假装在跟我交谈不知道在喃喃些甚么。余光中我瞥见三个提着大包小包、两男一女的人,其中一个男的好像在讲手机,但没想到他们踱步上楼竟然就停在楼层转角间交谈了起来。显然他们没料到这边会有人亲热,男的仍旧讲着手机,另外一男一女竟然也把东西放在地上,一个坐楼梯上面对我们一个靠墙边滑起了手机。

  我和他们几度的视线交会貌似透露出了我的不安和丢脸,他们冷冷地几次瞄向我,可能觉得公然卿卿我我很肉麻而在挑衅我驻足於此,但殊不知因为突如其来的状况彦的肉棒在我下体中不但欲火未消反增,涨大了起来。本已因稍早不停抽插而湿透的我们下身现在除了因空调导致的冰凉外,我也能感觉到自己肉穴因羞耻而有了失禁的感觉,液体滑落腿边的感觉不断。

  「雪宝,你觉得他们知道现在你的下体吞吐着一只大阴茎吗?」说到大时彦还挺进了一下,「我想要射了……」

  「彦!不要……拜託……会被看……看到……而且我快尿……尿出来了」我压低声音恳求着,几乎是哭腔,「快要泄了……拜託等他们……他们走掉……」
  接下来的五分钟恍如隔世,听着电话交谈的声音知道他们还没离开,但不确定那对男女视线在哪的情况下我不敢妄动,只能偷情式地不时撅紧腿和小穴来挤压出阴部的快感,伴随着几次微弱的噗哧声我瞄向陌生人,对方鄙视的眼神更骚动着我淫荡的心灵。

  他们以为我们放屁了吗?还是知道我们在这边无耻的做爱着呢?他们看见我腿边的淫液了吗?

  就在对方忽然起身而我正要松一口气时,突然下体被一阵猛烈顶入,不由得我「嗯」了出声,随即便是小穴内一阵灼热感:彦射在我体内了。我叫出声惊讶之余瞄向楼层间的陌生人,只和那个女生对上眼,一样眼神依旧是充满着瞧不起和鄙视,然后她往上走就离开了。

  「彦!你很过分……我还没……没……啊」彦抽出他的肉棒,却用手一大掌地扎扎实实按住我的阴部,让我不由得又惊呼了一声,「人家还没泄出来……你就射了……而且你在干麻?」「雪宝,等等不要去厕所,我要你去让别人看看你淫荡的小穴好吗?」彦的手在包包一阵乱探后拿出了一小卷透气胶布,「宝贝,等等你的任务就是在我的精液流出来前买好一双鞋回来喔……」

  彦把我又拉下一旁往停车场的楼层间,竟然开始撕下数段胶布贴向我下体,但因为淫液和精液开始慢慢从穴口流出,胶带开始没那么好贴,从彦反覆施压的动作我就能感觉到。

  「彦宝……拜託不要这样,这个样子去给人家看我……我会怕……」其实内心对於彦的想法我是有动摇的,既然有彦的保护我自然是不会有太大的安全疑虑,但许久未这样无耻的暴露而且还是昭告陌生人我刚性交完的事实,我仍旧是有着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矛盾心理。「宝贝我们……我们去厕所或……或U2包厢做嘛好不好……」

  「乖,今天的所有行程没有完成前我没办法陪宝贝好好做爱。」彦拉着我手示意我蹲下,一蹲下外开腿的结果就是精液混杂着淫水开始流出,量之大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而彦开始撕起更长条胶布又是一阵乱贴。「这边只是开胃菜而以,宝贝,听我的话晚上我给你更多好吗……」说完彦又吻了上来。

  一阵舌头侵略式地搅拌后我只得点头默许彦的动作,还未高潮的我身体没得到满足前是无法平复、恢复理智的。接着彦又从包包拿出了平时我会塞的无线跳蛋,糊上我阴核附近的浊白黏稠液体后开始尝试塞入我肛门。为了让彦好施力,我靠着墙角尝试挺起下半身,一方面也得承受后庭面对异物的烧灼感,对於未曾肛交过的我这实在是太刺激了些,因此下体又开始了酥麻的阵阵快感。

  努力了好一阵子跳蛋顺利没入我肛门中,站起来时那尾绳夹在屁股缝中也是给我种奇怪的搔痒感。放下裙摆前看了下自己一蹋糊涂的下体:透气胶布因为刚刚的开腿蹦开了不少,些许的胶布就这样垂摆在双腿根部间;而阴户附近较短贴得较牢固的胶布,也因汗水和各种体液浸染下显得湿亮,更是突显出了外翻阴脣和穴口附近如同润滑液般的潮湿。因为不能如愿封住我的小穴,反而让下体看来有种被人恶作剧般的杂乱荒谬,除了我略显困扰外,彦脸上竟是有种意外收穫的感觉。

  彦拉着我走出了楼梯间,趁四下无人之际用力地拍了我屁股一下,加深了我下体躁动着跳蛋的感觉。走在路上一步步撅着腿尝试不让体液流出的我,渐渐发现屁股的刺激渐趋强烈,除了我的脚步开始内八般地扭捏,坏心眼的彦似乎又把跳蛋往上调了一段,声音之响我都隐约有听到。而我的动作愈是不自然,我身边经过的人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也更是强烈,紧张於在此一泄而出的我仍然看不到彦指定的鞋店在哪。

  「彦……我要出来了……快把它关掉……」我转往一旁的楼梯口,如果直接楼梯间蹲下一放松,我相信我下体的所有屎、尿、体液等都会顿时倾泻而出,想到我就快受不了了。「再不关掉人家撑……撑不到那边了……」

  「好好好……乖喇雪宝,对不起」彦急忙搜出遥控器关掉然后一把将我拉离楼梯间,看来他真的很希望我被别人看光。「加油就快到了。」

  没了股间的骚动,那股刺激感很快就暂时被抑制住,但肛门中有异物的刺激仍旧不亚於过去塞聪明球时。突然彦轻捏了我一下手臂,眼见前方不远处一间外头堆满鞋盒和凉鞋、拖鞋的店家,但从外头没见到任何人影,无论顾客还是老闆。
  「雪宝我等等不会进去喔,我会在对面那边假装滑手机,」彦又打开遥控器,但没有开到很高的段数,不知道是怕我撑不住还是觉得声音会太大声。「不要蒙混过去喔嘻嘻……」吻了我一下就迳自走到一旁了。

  我慢慢步向店内,鞋店内堆放杂乱无章的大量鞋盒,不知道是刚进货还是在整理库存似地。隐隐约约在柜台后的台桌后看到穿着polo衫的男子,模样看来年轻了不起三十出头吧;看到我后点了个头带着微笑说声你好就又迳自低下头整理东西了。

  这样不行啊……我是有目的在身的,他如果到我结帐前不和我有些「额外」的交流,想必彦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但我又要怎么跟他「互动」呢?难道直接投怀送抱?回头瞄了下对面靠着墙站的彦,他眼睛瞪得老大的比划着示意我去和店员交谈,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忍着后庭中阵阵的嗡嗡声快快走向店员。

  「不好……不好意思!」彦突然把跳蛋频率调到间歇性的强震,突如其来的刺激加上面前正要和我交谈的陌生男子,让我吓得腿撅了一下。「我想挑款中跟凉鞋,可以推荐我帮我介绍一下吗?」

  「噢好的!」男子脸上推起笑容快步从柜台后方闪出身子,「不好意思,刚刚整理几笔订单没有出来招呼哈哈!」

  我回以笑容接着开始边和男子攀谈边物色鞋子,其实过程我仍然强压着下体传来的阵阵酥麻,也羞於进行下一阶段的行动;尤其几次当他弯下腰要翻起鞋盒找款式时,下意识地我都会驼着身子深怕提前曝光,但每当我觉得自己还未准备好,就觉得不久后他发现真相的鄙视将更刺激着我的羞耻心。

  眼看差不多胡诌了好一阵子,我决定试一款黑色细带的款式,「我想试穿看看,谢谢。」坐到一旁试鞋的矮沙发后,店员便领着几个鞋盒过来,蹲下开始取出鞋子协助我。眼看此时还没有其他顾客晃进来,我穿好右脚时便直接把脚踩上我坐的沙发椅上,已然成了抱膝但左脚仍伸直的样子。清楚感受到小穴附近胶布的拉扯加上我又是拨开裙子直接光着屁股坐在仿皮沙发上,屁股除了后庭原有的阵阵强烈感外又多了从阴部蔓延下去的湿滑感。

  「这个款式的细带会不会不耐穿容易断掉呢?像这边?」我涨红着脸尝试引导他的视线过来。不易外地,就在店员要端详鞋子前他映入眼帘的是我早已淫乱不堪的阴部,那么一瞬间店员眼睛瞪大了几秒然后迅速将视线移往我鞋子。「不会的,这耐穿。」话毕店员就忽地站起身没再继续跟我攀谈。

  此时我心里羞愧到一个极点:无论他是这么看待我的,两分钟前我们的交谈甚欢根本没有任何突兀感,但现在我面前的却已经是一个在不到一公尺距离下瞧见我一蹋糊涂阴道的陌生人。刻意地保持沉默和冷静除了带给我不安和羞耻感外,却也让我有着恶作剧成功的淘气心理,然而我并没办法回头确定彦是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站起身跺了几步试试感觉,然后又坐下向他要求试试大一号没那么紧的另一双。套上鞋后我躬起脚又成一样的姿势,抬头羞红着脸看着站得挺直的店员,「这个部分白白的是脱胶吗?」其实我很明白这根本是我乱扯的,但被指着不存在的东西的我直盯之下,店员带着种怪异的表情再度高跪姿蹲下来瞧瞧。

  我这次指的地方是鞋跟附近,即便是在我正前方也要往一旁桥点角度才能看清楚;而我偏偏又把脚踩得很里边,几乎跟都贴到屁股了,所以我很确定他现在是正端详着我的下体而不是凉鞋。此时的阴道周边除了被彦糊上的各种体液之外,还有他乱凑合着贴的胶布;被胶布围圈起来的中间正好就是涨得硕大的豆豆和已经敞开的阴唇,伴随着周围七零八落的胶布浮贴着,他如果问起这怪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随着他视线的再度侵犯,我几近高潮的刺激感又再度袭来,这时跳蛋却被彦给关掉。顿时失去了实质的刺激而充斥着暴露肉体羞耻感的我,心跳加剧之余我尝试平稳呼吸,但伴随刻意抑制和用力控制下体避免高潮的结果,就是让自己阴道不自觉开合的感觉更趋强烈。我想此时旁人的景象怎么看都是像极了一个女生同色情片般,敞开着双腿让男人欣赏着自己下体。已经到情绪高点忍不住的我,感觉下体又泛出了些液体,臀部湿润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就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店员开口了。「小姐……你……需要帮忙吗?」他看着我的眼神顿时充满着恳切,但并不是带有邪念的那种,我看得出来,而是打从心底认为我是否需要帮忙。「是有人在骚扰你还是?要我帮你报警吗?」他再度瞧向我的下体,隐约示意着我这一切不自然是否非出自我意愿,而是受到胁迫。
  听到他这么问又说要报警,我的脸反而因惭愧而更加绯红;人家出自於关心的恳切却被我们拿来当作调戏的对象,我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对比逐渐消散的性欲,换之而来的则是让我几乎无地自容的羞耻感。「不是的……我跟别人打赌输了……这是大冒险……」呼咙了他倍感羞愧的我只得低下头小声回答。接着又是片刻的沉默,直到店员起身走回柜台附近,我则始终避开着他的视线赶紧换好鞋站起身。眼眶不知为何有点湿润的我更发现沙发上不少浊白稠状物和水渍,出於羞愧、委屈,我只得蹲低在一旁拉着裙摆用边缘试图擦乾,过程中顾不得因拉高的裙摆而暴露的光屁股是否被店员瞧见,但却看到外头的彦满意得点了点头便往一旁走掉了。这次的暴露出我意料地竟然是以这种情绪作结,除了一点点的不甘外,更多是夹杂着委屈和惭愧的心情。

  我拿起最后套量好的鞋盒,快步走向柜台,始终回避着他的视线。「就这双了,付现。」我用最后仅存的一点勇气再面对他一次,但接过我的钞票后挑着零钱的他却开口了,「小姐……不,同学,我看你年纪还小;自爱一点好吗……」
  听着店员轻描淡写的指责我,非但不让我感到一丝的恼羞,竟是全然的不知所措。我就是喜欢沉浸在暴露身体的刺激难道不行吗?但造成了他人而且竟然还是男性的不悦却是我第一次碰上,我开怎么做呢?就此打消以后这样的坏念头?跟他赔不是然后坦承些甚么吗?我又能坦承出甚么东西呢?

  思绪已然打结的我不等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完,点了个头说声谢谢也没拿要找回来的零钱,我就拎起东西转身小跑步出去了。一出店面转角处就碰上彦搀着我,放慢速度继续离开。「你刚刚在他面前泄了?」彦一脸狐疑,「他刚刚是不是有跟你说甚么?」

  就在坐上捷运前的路上我始终不发一语,思考着许多没问过内心自己的问题。直到状况外的彦再度打开跳蛋开关我才回过神,一五一十地说出了鞋店内发生的细节;但随着彦高涨的裤档和我随之起舞的酥麻感,我想,今天将会是尚未结束,而且更显得漫长的一天假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