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廚房干媽
廚房干媽

林軍今年十七歲,初二的時候他經常跟著一夥朋友成天就知道往遊戲機房里鑽,最后導致初二沒畢業就辍學踏足社會了。



天色剛亮,林軍慢慢從網吧里出來了。看了一個晚上的色情網站,林軍的小弟弟倒沒什麽,不過他的心里卻有著莫名其妙的瘙癢。一路上看著性感著裝的女性,他的陰莖硬了起來,他那狼一樣的眼睛盯著女人鼓鼓的乳房。每次女人都有羞怯-憤怒-鄙視-慌張-漠視等等各色的反應,但不論其中哪一種都會讓林軍興奮不已。



對付羞怯的女人,自然是貼過去用雄性器官去觸碰她的身體,這類型的女人總是輕輕地挪動身體,實在沒辦法之下,她也就任之由之了。而易憤怒型的就要小心啦,你摸她一下她就白你一眼,貼著她的肌膚,再美的她總是以恐怖的白眼球看著你,你在意淫中隔著褲子射了精液,揚長的下了車,但她還是瞪著你。一副了不起的樣子的女人,騷擾起來更有味道,每次上車,一些姿色還行的女人,總是戒備的眼睛再加上討厭的狗眼睛,見到陌生人刻意往她那里去,她立即就是一幅鄙視的樣子…不過這種女人不難騷擾,對此林軍就從來不退縮,選擇好站立的位置,將身體最敏感的部位貼著她,高傲的女人克制力驚人的好,不但能用陰莖使勁地磨她,手也可以摸,如果車上人不多的話,將手指頭捅到她的陰道里也絕對沒事,她鎮定的能一面讓你摳小穴,一面裝作沒事情發生的樣子……容易慌張的嘛,輕輕碰下沒事,但千萬別拿手去摸,或者用陰莖使勁去磨蹭,這種女人最脆弱,她受不了的,弄不好就叫了!



今天回家回得早,所以以上幾種一種也沒被林軍碰到。



到家后林軍的身體已很疲乏了,當他媽媽打開門的時候,林軍低著腦袋只顧往前走。



「喂,又玩了一個晚上,你什麽時候能收收心啊?」對于媽媽的唠叨,林軍立刻咆哮道:「別煩我,我想睡覺。」當林軍走到臥室的門口時,剛被他嚇住的媽媽這才恍過神來:「有你這樣跟媽媽說話的嗎!」轟隆一聲,林軍臥室的門關住了。



對此他媽媽只有搖搖頭,誰叫現在都只有一個孩子,小時候的寵溺弄成現在的樣子,這能怪誰呢?受慣兒子氣的林媽媽無可奈何地長歎一聲,思咐著:現在管也是白管了,讓他睡吧,自己先去買菜吧。



林軍雖然疲倦但躺到床上后他的腦海里立即回想起了色情圖片中狂熱的性交場面,他用力地套動著自己的雞巴。網站里的那些色情東西不止是動作淫亵,還有各種樣式的人狗性交、老人與小姑娘……還有成熟的婦女與少年!搞就搞了嘛,還都標明‘母子真實亂倫’。



意淫狂想中的林軍套弄了一會,堅硬的雞巴哆嗦幾下,渾濁的精液噴了出來,射向空中后,精液回落到身上、大腿上、新換的床單上。望著洗得白白的床單被沾染了一塊汙斑,林軍突然想到:如果被子上有自己遺留的大塊的精斑被媽媽看見后,媽媽的表情會是什麽樣子?



想到此,軟化的陰莖在不知不覺中又硬了起來,林軍繼續套弄著,這次陰莖被撸動時的快感來得更全面,在射精前夕他的心髒仿佛要飛出來一樣。啪…啪,林軍這次射精時故意對著被面射,看著一駝駝汙穢的精液,將母親辛苦洗好的東西糟蹋過,他心中的痛快悠然升起,隨著過度的興奮,人也更加疲憊,眼皮也慢慢搭了下來。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林軍被尿意憋醒了,他只穿著條三角褲就朝衛生間跑去。



痛快淋漓的解完之后,林軍摸了幾下舒緩后的陰莖,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



經過廚房的時候,他媽媽正在洗碗池中洗菜。



今天不知道撞了什麽邪,林軍竟然停下來偷偷地看著他媽媽洗菜……林媽媽40歲的年紀,黑色卷發,中等個子,是一位外表端莊、身材勻稱、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她平日在電視台工作,職務是辦公室主任。出于職業關系,林媽媽對自己的形象一向都很注重,平常上班穿的都是職業套裝,一副高級白領的打扮,極具成熟女人的氣質和魅力。



由于今天是林媽媽休年休假的日子,因此她買完菜后回家換上了白色的家居短裙,並早早的在廚房里忙碌了起來。罪魁禍首也許就是她今天穿的這條白色的家居短裙吧,那裙子根本無法包裹住林媽媽身上多少的部位,隨著她洗菜時俯身的動作,那豐滿的臀部便會隱隱顯現,白色的內褲一目了然。彎下身子后,那凹凸的陰部僅僅被一條緊窄的褲裆遮掩著。望著那被緊勒凹陷的陰戶,林軍的心底引發了欲觀廬山真面目的心態。粗大的陰莖也不聽話地滑到了內褲的外面,雄赳赳的對著他母親翹起的豐滿的臀部。



不行,那是媽媽!理智在警告他,但很快就被欲望推翻了:媽媽這個姿勢是自己最喜歡的,從后面插入的感覺肯定很好。



林軍輕輕邁了幾步,成熟的身體離他近了少許。



萬一媽媽反抗怎麽辦?她告我強奸的話我可要坐牢了!色欲支配之下的林軍可以不顧倫理,但不能不爲他自己的前途著想。



離得這麽近,他媽媽身上的香水味已流竄到了林軍靈敏的鼻子里,香味包涵著誘惑的力量,他原本就堅硬如鐵的雞巴竟然延伸幾分粗了幾分,陰莖漲熱得難受起來。



是媽媽才好,沒有哪個媽媽會讓自己的兒子去坐牢的!想到這里林軍不再猶豫了,他那赤紅的眼睛望著母親因做事而運動著的身體,特別是那臀部運動的方向和陰戶的落點。



算好插入的方位,林軍猛地從后面撲了過去,正一心洗菜的林媽媽跟本沒有預料到,她的身體立即隨著兒子的沖撞力往前一傾。遮掩陰部的底褲被扒開之后,火熱的東西就這樣從后面闖入了她的身體。



「啊!…」面對突來的襲擊,林媽媽驚呼一聲立即回頭。



看著闖入自己身體的人果然是親生兒子,她害怕得面色煞白煞白,想大聲叫喊,可喉嚨卻像塞了核桃,發不出聲來。



回過神來,林媽媽驚聲喝斥道:「你這畜牲,快…拔出去!…」林軍現在是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雞巴已插到了媽媽的陰道中他怎麽還會放手呢?



林軍用雙手將正要奮力掙扎起來的林媽媽推到水池里,小腹往前推擠著將他媽媽的臀部高高拱起,陰莖也深深地插入進陰道。此高彼低,臀部被舉起后林媽媽的身體自然往水池里栽,她的上半身落在水中后,她好像嗆到了幾口水,林媽媽雙手扶住水池的兩邊,將頭昂起來劇烈地咳嗽著。林軍拱起他媽媽的屁股深深地抽送著陰莖,在劇烈的撞擊下林媽媽根本沒法站直身體。



「畜牲!…快放開我,要不看我怎麽收拾你!…」林媽媽的身體無法挺直,但她的雙腿卻在用力地往后踢踹著。



可這樣的效果自然不行了。



看著母親那被水濕透而顯形的乳房、乳暈,林軍伸手將其握在手掌中,大力地揉捏著。



「哦…媽媽,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放你,只要能操你…把你操得死去活來,你兒子這一生也就沒白活啦!…」隨著大膽的淫話,林軍的色心更起,他用小腹將他媽媽的屁股撞得‘啪、啪’作響,陰莖在他母親的體內來回地進出著。



林軍的媽媽驚恐地瞪著雙眼,身體抽搐著。



可林媽媽這不正常的抽搐帶給她兒子的快感卻更加強烈了!



那包裹著陽具的陰道也在跟著林媽媽身體的顫抖而收縮著,隨著陰道內壁肌肉快速的收縮,震動感也更強烈了。……沒幾下工夫,林軍將陰莖送入他母親的子宮后便‘噗哧、噗哧’地射起精液來。



子宮被兒子灼熱的精液一澆后,渾身哆嗦的林媽媽先前緊抓著洗臉池兩側的雙手頓時脫力了。



林媽媽剛哼出一句:「不要射在里面!媽媽……」話還沒完,她的頭就栽到了水池里。



在媽媽的子宮里射了一次后,林軍的陰莖並沒有軟化下去,他的淫意也絲毫沒有減弱。既然母親的身體能如此配合,林軍當然是繼續將陰莖抽送…他低頭一望,自己的精液正隨著他的抽動而從他母親的陰道中緩緩地流出來,淫靡的感覺令他爽到了極點。他的陰莖也變得更敏感了,接觸著母親的性器官,數倍于前的快感立即産生,林軍不顧一切地按住他媽媽的身體,小腹前后運動著,大腿撞著他媽媽的大腿,睾丸撞擊著他媽媽肥滿的陰部……短短三分鍾后,林軍大喊著:「媽媽…我來了,我又要射進你的子宮里了!



…」渾濁的精液再一次在他母親的子宮里噴發。



這次射精后林軍的陰莖還是硬硬的,可見奸淫自己親身母親的禁忌快感多麽的使他振奮。不過林軍現在的心態要比先前好些,開始時迫不及待的奸淫到現在已換成想細細品嘗他母親身體的淫猥想法了。



林軍的雙手離開了他母親的乳房,移到了正緩緩抽送著陰莖的陰道口那里,他輕輕地扳開他媽媽的陰唇,自己的精液立刻‘唧咕、唧咕’地冒出來,滴落在了他媽媽豐滿勻稱的大腿上……林軍用手指擠壓住母親的陰蒂,撥弄了幾下后,他終于發現哪里有不對勁。



「不好,媽媽突然沒說話了!」隨著警覺,林軍立即發現他媽媽的腦袋耷拉著泡在水池中,面對母親生命上的危險,林軍當機立斷地將他媽媽抱到地上。微微感覺了一下,他發現媽媽的身體還是熱的,看來只是窒息而已。將母親平鋪在廚房的地板上后,林軍爬到媽媽的身體上,口對口地對他母親進行著人工呼吸。同時,他任然不放過繼續對他母親的奸淫,陰莖依然在他媽媽的體內緩緩抽送著。



在林軍的及時搶救之下,林媽媽漸漸恢複了知覺,臉色也紅潤起來。隨著陰莖的抽送,她的陰道里不情願地滲透出了晶瑩的液體。



感受到從母親身體內分泌出來的涼爽的汁水,林軍忍不住呻吟起來:「哦,媽媽,你的庀水泡得我雞巴好舒服啊!」已徹底恢複知覺的林媽媽羞愧而絕望地呻吟、哀號著。神志雖然是清醒了,但她無法作出反抗,因爲此刻的身體已在完全無力的狀態下了。林媽媽隨著被她兒子肆意的奸淫而只能痛苦地翻著白眼……林軍趁著放緩抽送的空檔將他媽媽的上衣撩了起來,並將乳罩往上一推,他母親的乳房便立刻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媽媽,你的奶子好好看啊,像桃子似的!」林軍一邊稱贊著,一邊用手指輕輕地捏著他媽媽的乳頭,陰莖的抽送也暫時停了下來,半截陽具泡在了林媽媽水汪汪的陰道中。



「嗚……別……」神疲體乏的林媽媽被兒子玩弄她乳房時所産生的刺激弄得連乳頭都硬了起來,插著兒子陽具的陰道里也漸漸感到難受起來。



林軍看著他媽媽淚眼婆娑,難受得直起了脖頸的樣子,立刻又淫興大起,他用力地抽插了幾下。



「不要弄了,兒子!…媽媽求求你,真的不要弄了…嗚……放過媽媽吧,小軍……求你!…啊……」林媽媽端莊成熟的秀臉因羞怯而變得通紅,神情中帶著萬分無助的姿態;她痛苦地向兒子求饒著。



當林媽媽再次呼喚林軍爲兒子時,這讓林軍知道他媽媽的抵抗意志已開始動搖了。于是他決定乘熱打鐵,要實現出連他父親都做不到的事情。



林軍雙手使勁,一把將他母親從廚房的地板上拉起,然后他捧住他媽媽的臀部,深吸一口氣,同時雙眼盯著他的母親。從兒子的眼神和姿勢中林媽媽想到了什麽,她再次緊張起來,面色紅潤得更加厲害。



「小軍,不,不要哇!……」林媽媽的尖叫聲未停,林軍已經用力將他母親抱了起來,以站立著的姿勢將陰莖插入到他媽媽的陰道中。這一招果然厲害,林軍剛將他媽媽抱起,包裹著他陽具的陰道就抽搐了,湧泉般的陰水狂瀉而下。林軍順勢猛抽幾下,緊緊抱著他媽媽的屁股大力聳動著。



「媽媽,這下子你流了很多的水啊,你看,地板都濕透了!」面對兒子的譏笑,林媽媽羞愧得低頭貼住林軍的脖頸,兩行淚水奪眶而出,滴落在他兒子的肩膀上…林軍想在自己父母的床上奸淫他的媽媽,于是他趁母親正沈浸在痛苦與悲傷中的時候,一邊插著陰莖一邊走進了他爸媽的臥室里。



突然看到放在床頭的夫妻合影,林媽媽的身軀一顫,她目光呆滯地盯著這張合影,臉色開始發白。



注意到媽媽的變化,林軍將他母親丟到床上后,首先的行動就是將他父母的合照翻轉蓋在了床頭,然后脫掉了身上的衣物繼續撲到他母親的身上行淫。雖然林媽媽沒有反抗,但林軍也感覺到了他媽媽的淡漠與悲憤。



于是他將陰莖抽出他媽媽毫無反應、麻木不仁的身體,將濕漉漉的陰莖提到母親眼前示威。



「媽媽,這就是你兒子的陰莖,剛剛從你的身體里拔出來的!」兒子的這番淫語令林媽媽木然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知道見效了,林軍接著將陰莖挪到他母親的嘴角邊上,猛地捏住母親的腮幫,將淫液淋漓的龜頭用力插進了他母親的嘴巴里,看著媽媽痛苦、委屈地含著他的陰莖,林軍感覺快感接踵而來,第三次的精液刹時噴射了出來。



「嗚!…」陰莖插入林媽媽的嘴巴后,還沒停一秒就射了精,滿嘴的粘稠液體惡心得林媽媽用力推開她兒子,爬到床邊大吐特吐起來。林軍的一只手輕輕撫摩著他媽媽的脊背,假惺惺地幫助嘔吐中的媽媽順氣,另一只手卻插在他母親柔軟的臀肉中,並伸出兩個指頭攪和著陰水淋漓的陰道。



猛吐一通后,林媽媽怒瞪著血紅的淚眼,大聲斥罵她的兒子:「你怎麽這樣作踐你媽媽,強奸了我還不算還要把這髒東西……嗚!…」說著,她悲慘地痛哭了起來。



林軍也不回話,猛地分開他媽媽的大腿,將腦袋俯在了他媽媽的大腿之間。



林軍看著他母親的已被他奸淫得微微張開的陰道口,他張開嘴巴‘唧咕、唧咕’地吸了起來。



林媽媽回過頭來哀求道:「小軍,你又要干什麽?…不要!…」林軍擡起頭,張開滿嘴都是陰液的嘴巴,傻笑道:「媽媽的庀水好好吃呀!」說完,他還把舌頭伸出來將嘴唇上的汁液舔到了嘴巴里。



惡心的感覺又一次折磨著林媽媽的胃,她‘呃、呃’地干嘔著。



林軍可沒在意,他一把將母親的身體翻過來,又趴下去繼續舔吸她的陰部。



「嗚…別舔了…你…」林媽媽的大腿被她兒子越分越開,她的陰蒂也被林軍一口叼住,並不斷地用牙齒啃咬著。



林媽媽受不了這種強烈的刺激,她渾身痙攣著,雙手抓住她兒子的頭發不斷地推搡著:「小軍,別、別咬…疼呀!…啊!…疼!…媽媽求你了…別…嗚…」林軍再次擡起頭,他笑呵呵的威脅道:「那媽媽能不能也幫我吸幾下呀?你讓我舒服了我就不咬你!」林媽媽聽到這番話后感覺一陣的惡心,她看了一眼已被她兒子舔吸得一塌糊塗的陰部,明知徒勞但仍然奮力地掙扎起來。



「好!這可是你自找的!」林軍見狀恨恨地說道。



他的雙手死勁摁住母親的大腿,一甩頭,掙脫了被不斷揪扯著的頭發,林軍也不顧頭發被揪斷后的疼痛感,調頭轉身坐在了他母親的肚子上,任由母親在他背部拼命地捶打,他低下頭,張嘴再次吸住了他母親的陰蒂,並惡狠狠地齧咬起來。



林媽媽的陰蒂被刺激得充血紅腫,她嘴唇緊咬,連連搖晃著頭部,下身不斷地上下挺動,希圖逃避這令她難以忍受的折磨。但幾次掙扎都無濟于事,陰蒂還是被她兒子牢牢地吸咬著。



實在無法繼續承受這種折磨了,她服輸般地哭喊道:「別咬了、別咬了……我…我吸!…嗚…」「犯賤!」林軍這才停止對母親的折磨,擡頭命令道:「快吸!」說著,他將緊坐在母親肚子上的屁股翹了起來,重心向后移了移,把陰莖湊向他媽媽的頭部。



林媽媽顫抖著伸手將她兒子的陰莖握住,張開嘴巴極度難堪地輕舔起兒子猩紅的龜頭來。



「哦…」一聲呻吟后,林軍繼續趴下去用舌尖舔弄著他媽媽的陰唇。



口交一陣子后,林媽媽又惡心得受不了了,她吐出兒子的陰莖,將身體移到床邊上再次嘔吐起來。



「算了吧,既然真讓你這麽難受,我就不逼你吸了,反正我現在也想要再插插媽媽的陰道了!」已對口交感到滿足了的林軍說著淫話,一把拉起他那正在嘔吐的母親,從正面分扯開她的雙腿,把陰莖毫不留情地朝他母親的陰部捅了過去。林媽媽比先前順從多了,她似乎己接受了事實,所以沒有再反抗,林軍不費什麽勁就能把陰莖插入她的陰道里。



抽插了幾下后,林媽媽突然悶聲說道:「你…你快點…你爸快回來了…」林軍心頭一震,看看牆上的時鍾已快指向11:30了,他知道他父親再有十來分鍾就該到家了。于是林軍撐起身體和母親抱坐在一起,大起大落地抽插著她的陰道,同時嘴巴也沒放過他媽媽的乳房…兒子在他父親的床上任意奸淫著自己的媽媽,他爸媽用過的姿勢被他(她)們的兒子重蹈覆轍,一一在他母親身上施展,還有父親沒用過的姿勢也讓林軍做到了。



林媽媽眼盯著牆上的時鍾,內心越來越感到焦急與害怕,但她又不敢得罪這個小惡魔,只能忍氣吞聲地哀求道∶「小軍,聽媽媽的話……你也知道你爸爸馬上就會回來的,你讓他看到這…這不是要你媽媽的命嗎?…小軍,好孩子,媽媽怕你了,求你了,你也該滿意了……嗚…你就放過媽媽吧……」林軍嘿了一聲,悶著氣,又插了起來。但由于心情緊張,約五分鍾后,林軍在他媽媽的陰道內噴發了第四次的精液,他伸手抓住他媽媽的乳房,用力扭玩了好一陣子,才意猶未盡地穿好衣服嘿嘿淫笑著走出他爸媽的臥室。



剛走到房門口,林軍回過頭來對他媽媽說道:「媽媽,下午等爸爸上班后,我們再繼續!」這時的林媽媽已被她兒子折磨得不成人形,她全身乏力,動一動都覺得痛。



休息了一會兒,林媽媽無力地把衣褲穿上,忍不住委屈,她傷心地痛哭起來。



……在一陣挖心掏肺的痛哭之后,林媽媽稍稍鎮定了一下情緒,她擦干了臉上的淚水,梳理好頭發,正要起身去廚房卻碰到林軍的父親下班回來了。



林軍的父親看到林媽媽后很詫異地問道∶「你怎麽了?眼睛那麽紅,像剛哭過似的,身體不好嗎?」林媽媽紅著臉小聲地回答說∶「呃,沒有…我很好。…只是我老同學有點事。」林軍的父親不知是何事,他吃驚地看著林媽媽∶「什麽事?」「……我那老同學剛才來電話說她們全家過幾天要搬去呼和浩特,可能不會再回來了…」林媽媽支支吾吾地回答著:「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在讀高中的時候感情就已經很好了,唉,都二十幾年的老朋友了…這次一別不知要到何時才能再見面?…」林軍父親緊皺的雙眉放松下來,他呵呵笑道∶「我還以爲是什麽大事呢,原來只是這件小事,真是個傻女人,她回不來,那你有空去呼和浩特看她就好了呗,有什麽大不了的,還用得著哭鼻子?」看著丈夫深信不疑的樣子,林媽媽終于放下心來。這是林媽媽結婚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對她丈夫撒謊,內心著實忐忑不安。幸虧林軍的父親沒有發現她表情上的變化。



吃過午飯,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林軍的父親躺在床上抽煙,林媽媽站在廚房里,雖然雙手在不停地忙碌著,可她的心里卻在盤算到了下午該怎麽辦,逃去單位?行是行,林軍這個小惡魔再怎麽大膽,也總不至于敢去母親的辦公室撒野,可這個下午是躲過去了,那以后呢?…小畜牲食髓知味,肯定還會再來糾纏自己,可這事又不能告訴丈夫,要不這個家就完了……正當林媽媽一個人在廚房里胡思亂想,拿不定主意的時候,她丈夫下午的上班時間卻到了。在她丈夫走出家門口時的一句「晚飯不回來吃了,我有應酬」后,偌大一所房子又只剩下了林媽媽和她的兒子林軍兩個人。雨越下越大,仿佛要把屋里與屋外隔絕開來。



林媽媽的心在發毛,這樣的大雨天,要是再發生什麽事,那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她透過廚房的門偷偷往兒子房間的方向望去,門緊閉著,似乎兒子還在睡覺。林媽媽這才稍稍放下心來,她心想:以后的事以后再作打算,先逃到單位去,把這個下午躲過了再說!



打定主意后,林媽媽悄悄走出廚房,走進房間換上了套裝,然后又小心翼翼地來到客廳里換鞋,她也不敢弄出聲響,就怕吵醒兒子后他會撒野。林媽媽邊穿鞋邊輕輕地打開屋子的大門,這樣做有一個好處,就是如果林軍有什麽不軌的企圖,她逃跑起來方便。



雨下得更大了,鋪天蓋地的傾泄下來…林媽媽剛要出門,她突然發現由于自己的一時心慌而忘記拿雨傘了,可家里的雨具全放在陽台上,糟糕的是,去陽台必須先通過她兒子的房間,要不要拿傘?



她站在門口猶豫不決。就在這時,一道強烈的電光劃破灰暗的天空,隨后響起隆隆的轟鳴聲,林媽媽被這突如其來的雷電嚇了一跳。剛回過神,突然她感覺胸口一緊,一對乳房已被人從背后抓住了,林媽媽的心再次發毛,她意識到又要出事了。



轉過頭看,林軍不知什麽時候已來到他母親身后,他光著膀子,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林媽媽嚇得臉無人色。林軍不由分說地一把將他母親拽進屋,擡腿把大門關上。這時的林媽媽又后悔又害怕,后悔的是自己不該爲了一把雨傘而失去逃跑的機會;害怕的是這長長的一下午不知自己又要被她兒子糟蹋幾回了!林媽媽不甘心就這樣失去機會,她使勁地掙扎、反抗著…林軍一邊扭頭躲避母親對他臉部的撕扯和敲打,一邊用雙手環抱著她的臀部,跌跌撞撞地將他媽媽再次拖扯進他父母的臥室。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被她兒子扔在床上的林媽媽‘嘤嘤’地哭泣著。



「怎麽?媽媽想出門嗎?下那麽大的雨你要去哪里?難道你要去公安局告我強奸你不成?要告你也得先告訴我爸,問問他同不同意你去報案!」林軍自言自語地說著,三扒兩撥脫光褲子,赤裸著身體向他媽媽撲了過來。



林媽媽被她兒子的一番話調侃得激動起來,她拼命支撐起上半身,對著她兒子大聲怒吼道∶「林軍,你這畜牲!你連自己的媽媽都要糟蹋,你還是不是人?



你還有良心嗎?」林軍勁大,一下子就把他媽媽摁倒在床,他一邊撕媽媽的衣褲,一邊獰笑∶「媽媽,我不是人,那你是什麽?…我糟蹋你?是啊!我是想糟蹋你,誰讓你長得那麽好看呀!」兒子的凶淫令林媽媽徹底絕望,她哀求林軍∶「小軍,我們母子一場,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成人,難道你就不能放過我嗎?」林軍嘿嘿淫笑著∶「放過你?我現在興起了,哪會這麽容易收手!媽媽,你就讓你的兒子好好享受享受吧,除了我爸,我就是你第二個‘丈夫’了,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林媽媽一邊厮打一邊絕望地哭叫∶「畜牲……小軍啊,求求你,放過我吧……你放過我,我保證,我以后再也不來管你了,你愛在外面玩多長時間就多長時間,你沒錢我給你,好嗎?……啊!」林軍這時已撕下了他媽媽的褲子,他的力氣大,他媽媽打不過他,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他撕光了。當他把陰莖強行插入母親的陰道時,林媽媽已悲痛得昏死了過去,林軍瘋狂地強奸著母親,母親在他的糟蹋下從昏死中痛醒過來,林媽媽緊咬牙關一聲不吭。



林軍狂笑說∶「媽媽,有機會的話我們當著我爸的面搞一搞,讓他看看我是怎麽樣操他老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媽媽的肉體被奸淫,還要受到如此的侮辱,終于忍無可忍,她發狂地咬住她兒子的肩膀,林軍疼得大聲慘叫,一拳打在他媽媽的頭上,林媽媽馬上就不醒人事了。林軍瘋狂地奸淫著他的母親,當林媽媽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她的下身已一片麻木,雙腿也感覺酸痛無力。而她的兒子此時正站在床頭拿著相機對著他母親赤裸的身體拍照!



「畜牲!……你、你拍這個干什麽?……」林媽媽驚恐地問道。



「好看!留個紀念呗。」林軍厚顔無恥地對他母親威脅道:「還有,我想把這些照片寄一份給爸爸,也讓他好好欣賞欣賞他老婆的美態!…但如果媽媽以后聽我的話呢,我可以留著給自己看。…媽媽,你懂我的意思嗎?」林媽媽一臉的愕然。



從此之后林軍幾乎日日要求與他母親交媾,一有機會不是摟住母親將陰莖泡在她的陰道中,就是把他的陰莖塞進他媽媽的嘴巴里。